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那不是正好吗?(ec小甜饼,一发完)

1.

你们有过这种奇妙的经历吗?

深夜下楼倒垃圾,意外在拐角处撞见一个散发着仙气的美少年。

也许隐藏在城市街道巷口的星探是有过这种经历的,可要是这个美少年恰好又同自己创作漫画中的主人公有着高达百分之两百的相似度呢?

这个问题让大学生漫画家erik回答的话,答案是从来没有过的。虽说他自认为是妥妥的fc系死宅男,不过这种超现实主义的事情还是令他难以置信——以至于他看到那个推车小哥的那一刻,惊得小跑几步,怂到爆表的准备躲藏到垃圾桶之后。

感应到有人靠近,群聚的果蝇从垃圾桶盖上一窝蜂的飞起来,朝他的脸撞去——erik.洁癖症发作.lehnsherr脚步虚浮,连连后退,接着一脚踩上了西瓜皮,摔了个狗啃屎。

“你还好吗?”他在果蝇围绕和金星直冒中睁开眼,发现那个美少年已经停好了自行车,在他身边蹲了下来,手上拽着刚翻出的纸巾,似乎是想递给他。

——啊,这可真是上帝的恶趣味,为什么他会和这个美貌的天使小哥有这么地狱般的相遇

不想在这种丢脸的时刻搭讪,erik接过纸巾,道了谢后拔腿就跑。


2.

erik回到宿舍后特意翻阅了之前的画稿和自己十分钟前的记忆——看起来蓬松柔软的棕发,清澈的水蓝色眸子,心形的玫红色嘴唇,白色短袖,蓝色牛仔裤,温柔的声线——这些要素怎么想都跟跃然于他稿纸上的这个男孩一模一样啊!

不过会不会是自己太执着于那个人,所以出现了幻觉呢?erik觉得自己还是再确认一次比较好:他还记得他下楼的时间是周二晚上十一点十分,那么这个美少年有没有可能每周都在这个时间回宿舍呢?

他根据自己的猜想特地在一楼的公共休息室盯梢了三周,结果当然是——并没有丝毫收获。

“拜托,能做出这种事情,你这家伙是斯托卡变态吗?”他在三次元唯一认识的损友,Emma,听了以后觉得他不可理喻。

“想找个模特日后取材的事,能算变态吗?”

“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漂浮起体育场告白的事,能算恐怖分子吗?坐在电脑前整天意淫好基友的事,能算死宅吗?”

“·····”

erik啧了一声,发现他并不能反驳。


3.

跟好友抱怨不被理解,erik只好上线找认识已久的老观众吐槽。

“准备倒垃圾的时候,碰见了推车而来的美男子。”

“唔···然后呢?”

“然后我从此之后晚上准时下楼,心想能不能再次遇见他。”

“再然后?”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这就是你这家伙几周都没更新,一直不上线的理由?本来还想对你表示体谅,觉得你是在忙着复习功课什么的,结果呢?肝舰娘就算了,现在都变成蹲点尾随的斯托卡了,你这死宅这么想要男人去找个男朋友啊喂!”

“要是有了男友就更不会更新了笨蛋。”

erik对着电脑那头的网友奉上一个巨大的白眼。

“那麻烦你可怜可怜我这种没男友也没更新可看的死宅啊。”

“原来你这家伙没有男——”erik想了想,最终还是颤抖着手指,删掉了对话框里回复。

“马上就更。”他突然改了主意,从书架上翻出已经沾上了灰尘的手写板。


4.

erik把一小时的作画成果展示给他的网络老熟人看之后受到了猛烈的嘲讽。

“你这算哪门子更新啊,只是画了一个场景吧岂可修,好歹给我画个火柴人上去啊!”

“我画一笔都算更新,你不服吗?”

“服你个大根啊!你要是现在在我宿舍,我立马用苍蝇拍子把你拍成小矮人啊混蛋!”

“闭嘴吧不想看到苍蝇的字样!我上周已经经历过垃圾堆里的苍蝇地狱了。”

“哈哈哈哈那还挺逗的,想起来上周我从图书馆回宿舍的时候,看到一个男的被苍蝇吓到摔了一跤哈哈哈哈。”

“喂你这家伙这么喜欢幸灾乐祸哪有一点当未来教授的样子啊。”

“才不是幸灾乐祸呢,只是把那个人代入了你而已www你快去画画,我等你的更新哦~拜拜~”

“切,白白。”

——什么啊,就只想着看更新的家伙,算哪门子的挚友。

erik恋恋不舍的关了对话窗口,叼了根pocky开始思索画些什么比较好。


5.

闷骚的德国青年用倒着的物理书遮住半张脸,暗戳戳的坐在公共休息室等待他偶遇的“天使“”下凡”,突然,那个人出现了!青年激动地起身,却感觉他的手脚变得像机器人一样僵硬,然后——悲剧重现,他在那个天使面前平地摔扑街了!

erik的损友对着这个剧情笑出了声:

”噗哈哈哈哈,万磁王你遇见喜欢的人原来会有这么蠢的反应啊哈哈哈”

“我才没有画我自己!”

“哈哈哈我才不信!”

“能约战的话真想把你这家伙扔海里喂鲨鱼啊。”

“喂你这是在约我面基嘛wwww”

"少自恋了,谁会约用一休做头像的圣母笨蛋啊。”

“我不是光头好吧!”

“我可没说professor X是光头。”

“闭嘴啊混蛋!”

“都已经十一点了,你这家伙还不睡觉吗?”

“还是日常的图书馆修仙,不过大概马上回宿舍?”

“早点回小心被劫色,说不定就有人喜欢秃头这一种呢。我先下了,要去楼下碰运气。”

 erik跟网友道别后,夹起一本足够遮盖半张脸的德语小说下了楼——今天又是周二,erik知道希望依旧渺茫,不过他还是想碰碰运气。


6.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这位执着画师的请求,奇迹出现了!

erik等待了大约十分钟后,一个身着白衬衫蓝色牛仔裤的青车挎着书包走进了一楼公共休息室。

erik的视线上挑到那个人脸庞的那一刻,手一抖,书掉落在了地上。他连忙弯腰去捡,结果因为没蹲稳,一个跟头翻到了这位美少年的脚边。

“噗。”棕发小哥忍不住笑了出来。

随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弯腰把摔懵逼的erik拉起来。

“抱歉啊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就是最近看到喜欢的漫画家更新,他恰好有描绘差不多的这样一个场景。”

“更新?”erik扶稳歪斜在鼻梁上的眼镜。

“啊大概就是讲斯托卡盯梢——呀我不是说你是变态,抱歉抱歉。”

erik一时间没有很在意他讲的东西——他戴好眼镜后眼睛都看直了——这个男孩子果然长的太好看了,就像他漫画里的主人公一样——等等——漫画?斯托卡?变态?!!

——诶诶诶诶诶?

“你——你是professor X?”erik这下子不只有手指发抖,连声音都开始发抖了。

“诶?对啊,我的本名其实是charles xavier, 等等,不对,什么鬼!!这么说的话,你是——诶?!!”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同erik预想很久的面基场景完全不一样:棕发蓝眼睛的美少年从怔忪中回神的第一反应是捂住脸,冲楼梯口狂奔而去。


7.

charles往楼上跑,erik跟在后边追,忘了还有电梯这么一回事的俩人就这么在楼道上演了一出赛跑。

charles虽然看上去是个小短腿,不过他此时好像用上了吃奶的力气,蹬蹬蹬踏的像参加自行车比赛一样。他在踏入1209房间的一瞬间把门砰的合上,在他半步之后的erik被门风扇了个大巴掌,被拦在了门外。

“·······”

——这还真是史上最悲伤的面基啊。

erik扶着墙开始消化这份悲伤和震惊:他认识多年的网络基友居然跟自己同校还同楼?

不,其实重点是,同校同楼,长的还像他最近画的主角。

不不不,重点分明是,同校同楼长的像他画的主角恰好晓得了自己疑似变态跟踪狂的行为。

——erik,你这下可真是把脸丢到太平洋了啊。

erik心塞极了,像腐烂的蘑菇一样背贴着门慢慢滑坐到地上。

——不过好消息也不是没有的,是什么来着?哦,这个美貌小哥居然是他的老观众?

——这算哪方面的好消息啊,就算是粉丝的话,不久之后也会和他这种死宅男偷窥狂消除联系的吧。

内心戏比他脸上表情丰富了几倍的erik叹了口气。

“这么让你为难的话,你unfo我吧。”他轻声对他说。

8.

“····诶?你还在的吗?”贴着门小心翼翼探听外边情况的charles吃惊极了,打开了一个门缝同erik对话。

“professor X?”erik此时有些摸不清楚情况。

“拜托别这样叫我啊,太羞耻了。”charles一手捂住脸,一边挥手示意让erik进房细说。

进房后入眼的便是被乱七八糟堆放的书籍和遍地都是的纸团子。

“你的房间还真是——额,堆满了苍蝇和苍蝇拍子啊。”erik下意识的就想怼不太讲究整洁的基友,可是仔细一想,这是现实生活,如果他继续用他那张得罪人的嘴巴与人交流,大概真的会像emma所说注孤生的。

“不好意思啊临近考试,所以很久没清东西,你稍等一下,我给你拿瓶绿茶。”charles被erik直勾勾的眼神看的脸颊发热,于是咬着下嘴唇低头在桌子上翻找饮料罐头。

气氛一时陷入无人说话的尴尬,erik笔直的靠墙站了一会儿后,发现自己实在看不下去那些坠在地板上的白花花纸团,于是弯腰抓了两个就要往垃圾桶投。

“诶你别动那个!”charles在余光中瞥见了erik的动作,他惊叫着朝erik扑过来。

“是什么啊这么宝贵,还不能让我看的吗?”erik恶趣味大开,他坏笑着随意扬起其中一个纸团,故意展开。

接着他便发现,这居然是一封废弃的告白信。


9.

“亲爱的万磁王,截止下周二,我们已经认识了整整五年了·········

························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不幸的发现自己好像爱上你这个毒舌死宅男了,这可真是糟糕的发现,啊我在写些什么啊······”


透过那些划线和涂抹的黑点,erik读完了这一封没有发出的告白信。

“······你这家伙,原来暗恋我啊。”erik哽了许久,噎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不是都已经看完了吗?尽情嘲笑我吧。还有unfo什么的,不正好吗?”

charles的声音意外的冷静,可是背过去的肩膀微微的颤抖,出卖了他此刻不安的心情。

“当然正好了。”erik一步步的,从后靠近,然后搂住了这个像他一样喜欢自说自话的笨蛋,“正好的不能再好了,我暗恋你,你暗恋我。”

“诶?暗恋什么的,你只是恰好觉得我跟你画中的人物很像吧。”

erik用手臂牢牢圈住躁动着想挣脱的青年,手掌向下滑,把怀中人发凉的手指合在手心,再与他十指相扣。

“笨蛋,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我最近画的都是想象中的你,图书馆修仙的乖学生也好,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热情解惑的TA也好,在辩论赛上意气风发的少年也好,满满的,每个格子,画的全是你。”

“·····白痴,你不跟我说明白的话,谁知道啊,我还在苦恼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呼··我在你那天说没有男友的时候其实也松了口气,一直以为你应该会有男友的。”

“所以你也是笨蛋。”

“对,我们是笨蛋鸳鸯鸟。请问现在白痴鸳鸯可以亲笨蛋鸳鸯了吗?”

erik绕到charles身前,捧住了他的脸颊。

“那不是正好吗?”

charles笑盈盈的踮起脚,用行动给了回答。


end

评论(12)
热度(138)
  1.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