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Unbreakable Charm (ec万圣节贺文,婚后甜饼,一发完)

本文沿用两个爸爸系列的设定,charles是大学教授,erik是企业高层,他们一起抚养nina, pietro, wanda这三个孩子。

前言

erik和charles对于即将来临的万圣节宴会忧心忡忡。今年非常不走运,哈佛大学教职工宴会和基诺沙公司举办的万圣慈善夜都选定在了十月三十一号的夜晚。charles事先同学校预约了节目,他的大女儿wanda和小女儿nina会在当晚与其它教授的孩子们一起表演哈利波特舞台剧,这意味着他没法告假,去陪同erik。 而erik作为公司高层,也无法在慈善夜这一重要的场合缺席。于是他们最终遗憾的决定,各自带着儿女分别活动。

··········································································································································

wanda抱着nina,从后台的幕帘间探出脑袋,朝望着跳舞的情侣们发呆的自家老爸挥手吆喝:

“爹地!我们看起来怎么样?”

“啊!你们看起来棒极了。”charles从舞台中央收回羡慕的眼神,由衷的赞美他的女儿们。她们都围着金红相间的毛绒围巾,套着格兰芬多的袍子,并举着erik手工制作的魔杖戳来戳去,看起来就像真的从HP电影里走出来的小巫师一样。

周遭的宾客们也注意到了两位小女孩的可爱,他们纷纷拿出手机,询问charles他们是否能与他家的小天使们合影。

charles乐呵呵的欣然答应,wanda却敏感的察觉到为他们拍照的charles笑的十分勉强。

“爹地!”nina在合照结束后朝charles冲了过去,她故意低头,让尖尖的巫师帽顶端戳在后者的小腿上。charles故作惊讶的怪叫了一声,引得孩子们发笑。

“你们怎么从后台出来了?再过半小时,表演就要开始了哦。”他弯腰,相继抱起他的两位小女巫,察觉到手臂和肩头立刻传来酸痛感,只好苦笑着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吧,你们俩长的太快了,爹地快要抱不动了。”

“爹地今晚笑的一点也不好看。”wanda攀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抱怨。

chalres托着她们前行的步伐顿了一下,“哦?真的吗?”

“我也这么觉得!”nina奶声奶气的附和姐姐。

“你们怎么会这么想?”charles吃力的抱着他们,环绕大厅半圈,总算在大厅寻找到了一排有空余座位的沙发。他坐下后,两个女孩枕在他的大腿上。他抹了一把额前的汗珠,低头对她们解释道,“我的宝贝们马上要登台表演了,我开心都来不及呢。”

“爹地说谎。”nina突然蜷起腿,一只手攀着他的衣领,一只手触上他的鼻尖,“看,你的鼻子都变长了!”

“是嘛。”charles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只好由着这孩子在他鼻子上捣蛋,他没来由的,厚脸皮的想到,他也时常用手和唇戏弄erik的鼻子,不知道女儿这算不算遗传呢。

“爹地,你现在肯定在想爸爸对不对?”wanda仰视着charles,感觉那温柔的蓝眼睛里突然注入了神采,要她这个小学生概述的话,这个过程就像是卢浮宫里展览的陈年壁画被注入了魔力,化成了霍格沃兹墙壁上会动的画像。

charles被料中了心事,他略有吃惊的眨眨眼睛,“wanda真聪明。”

“我这么聪明是因为我是x教授和万磁王的女儿呀~”wanda模仿着他的样子,俏皮的眯起眼睛,然后突然收住笑容,正儿八经的对他请求道,“爹地,你不要再在这里守着我和nina了,去基诺沙找爸爸吧。”

········································································································································

pietro事先被erik嘱咐了不下五次不许捣乱,而且还被给予许诺“如果你老实一晚上,我就在回家的路上给你买一套乐高的积木。”

所以他在erik上台致辞的这会儿,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甩着双腿拼命的抵抗冲出去搞大冒险的冲动。

还好,他老爹刻板无聊的致辞没开始一会儿,一个小女孩落座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hi!”他转过头,兴高采烈的向她打招呼。

“hi.”那女孩的回应听起来不是很开心,但并不能打消pietro这个多动症小朋友的社交热情。

“你的眼睛——”额,他忘词了。爹地说他年轻的时候是怎么搭讪女孩的来着?pietro用力的回想。

“我的眼睛?”女孩奇怪的侧身看他。

“你的眼睛变异——啊不——你的眼睛好红啊。”他仔细的瞅着他红彤彤的眼眶,最终选择诚实的描述。看来下次要拿个本子记下爹地说的那几句话,他暗自决定。

“啊你看出来了·····我那个,刚刚哭过。”那女孩举起袖子擦拭隐隐可见的泪痕,声音哽咽,“我爸爸妈妈刚刚离婚,以前都是我们一家人来参加爸爸公司的万圣节聚会的。”

pietro听到这里,连忙手忙脚乱的从荷包里掏出纸巾递给她,“我很抱歉”

“哦谢谢你。”那女孩感激的接过纸巾,她的眼眶又开始溢出泪水,“他们离婚后,妈妈带走了我的两个弟弟。我好想他们,哎,我猜想他们现在肯定跟着妈妈在参加别的宴会吧。”

“········抱歉。”pietro的情绪被感染,坠入低落。他现在突然不安的,迫切的想让charles和erik团聚在一起。

“那你呢?你也是跟着爸爸来的?”女孩问他。

“我跟着爸爸来的,我爹地带着我姐姐和妹妹参加别的万圣节活动去了。”

“哦?”女孩误解了他的话,“所以你也是——离婚家庭的小孩?”

“不不不不是——”他连忙摆手,刚准备向她解释清楚,就看见自家老爸从台上走下来,冲他勾了勾手。

“抱歉啊我爸爸找我,先走了。”他扔下这句话,一股风似的奔着erik跑去。

“这么大了还莽莽撞撞的。”erik被他冲击的往后退了小半步,假装生气的拍了拍他屁股,接着就被儿子死死的抱住了大腿。

“爸爸,我一定做乖孩子,以后再也不砸邻居家种的南瓜了。”豆大的泪珠随着抽噎从pietro的大眼睛里溢出,浸湿了erik的西裤。

erik这人虽说以严父自居,其实是最见不得孩子哭的。他慌乱几秒后,想起来charles平常安抚孩子的样子,于是蹲下身,尽量与pietro平视。

“有谁欺负你了?”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毕竟在他走上台阶发言前,儿子还端坐在那里好好的。

“没有人欺负我·····”pietro摇摇头,胡乱的抹着眼泪,“我一定做乖孩子,所以你们不要离婚好不好?”

“——啊?”饶是同pietro这小鬼头斗智斗勇了几年的erik,也没想明白他是怎样从慈善会开幕致辞联想到离婚上去的,他困惑又苦恼的盯着眼睛都给哭红了的心肝宝贝,最后决定放弃探究原因,先安抚孩子再说。

于是他把pietro拦腰抱起来,手掌轻轻拍打着孩子颤抖的背部,“别哭了,爸爸和爹地是不会离婚的。”

“真的?”pietro伏在他的肩头,不安的小声确认。

“当然了,我们拉钩钩怎么样?”他努力学着charles平常哄孩子的语调,让冷冰冰的本音柔软,并伸出了手指。

“拉钩钩太过时了,爸爸要立牢不可破咒才行。”pietro停止了哭泣,恢复本性开始得寸进尺,甚至把鼻涕和泪水都蹭到了他老爸肩头。

“好好好。”erik哭笑不得,该说这孩子完全是charles带大的吗?但他偏偏不能抗拒性格与行为都与他截然不同的他。

“爸爸,你是不是在想爹地?”

“是。”erik很干脆的承认了,原本他对于在小孩子面前谈论这些感觉不太适应,今天大概是因为和charles分开,才让他变得如此坦白——虽然他们仅仅分开了两小时,可怪异的是,在这个夜晚,在这个时刻,他想念charles到了快发疯的地步。

“那我们去找爹地好不好?”

erik的理智告诫自己,当即拒绝孩子的请求,毕竟万圣节慈善晚会可是一个不错的拉拢合作商户的机会,可是他的感性抢先做出了判断:让理智去见鬼,现在谁也不能阻止他去邀请远在哈佛的爱人跳一支舞。

······································································································································

charles一步三回头的朝停车场挪动步伐。虽说已经把照看女儿们的任务交给了信任的hank,他作为父亲,总归还是放心不下来。同时,他不得不说,不能坐在台下骄傲的注视着女儿们,为她们鼓掌喝彩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但是,在他被推出门前,女儿们的态度是异样的坚决:

“爸爸比我们更需要你。”她们肯定的说。

“我出差去外地的时候,跟erik一分开就是一周以上。“他轻笑着解释道,“别多想,我跟他又不是一会儿见不着面就浑身不自在的小情侣。”

“可是万圣节聚会是家人团聚的重要场合呀,你想想老爸一个人孤单单的站在大厅,落寞的注视着同事和他们的家属跳舞,多可怜呀。”

wanda振振有词的说法得到了nina的点赞,她挥挥魔杖摆出抗击坏蛋的姿势,“对呀,而且老爸万一被狐狸精邀请一起跳舞怎么办!”

“你这丫头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呀?”他被小女儿的童言稚语逗笑后,遭到了那孩子伪装的泪眼攻击。

“唔唔唔我说的真的,万一,万一他被别人勾走了呢,那你们就得离婚了,我和姐姐怎么办——”

charles叹了口气,事到如此,他也只能顺着孩子们,去找erik会和了。

·······································································································································

erik领着孩子开车赶来哈佛大学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这是最古老的校区,通往礼堂的路灯一个个哑巴了,连最微弱的光都发不出来。

erik摸黑,朝着散发着橘色灯光的建筑小跑而去,可是兴冲冲的打开门,迎上的却不是charles欣喜的面庞,而是他同事们吃惊的脸色,“天啊,charles出门去找你了!”

“老爸,快出去追,应该还来得及。”pietro询问了时间后推了石化的老爸一把。

········································································································································

十一月的夜风扑面而来,吹得erik从高涨的情绪中脱离,他们都想给彼此一个惊喜,却在不经意间错过。也许他该放弃制造惊喜,直接打电话给他,避免双方无谓的互相寻找。他自嘲的想着,掏出了手机。

紧接着就在屏幕的光照中,看见了前方靠着树站着的,他的爱人。

“erik?”

“charles?”

他们几乎是同时察觉到了对方的所在。

“我正准备去找你。”异口同声后,他们默契的把自己投入对方的怀抱,来了一个浅尝辄止,止步于唇瓣描摹的亲吻。

“这算是什么?麦琪的礼物?”一吻终了,charles倚靠在erik的肩头,愉悦的调侃。

他柔软的发丝来回蹭过他的下颚,触弄得后者的心坎甜蜜无比——他打算实施自己的计划。

erik略微向后退了半步,猛地握住了charles垂在他身侧的手。在charles惊讶的目光下,他打了个响指,一个小巫师从树干旁蹿了出来。

pietro站在他们中间,用魔杖指着他们十指交叉的手。

冷清的月光透过枫叶的缝隙洒在erik的眼睛里,却另那双总是写着冷峻的绿眸看起来格外的深情。他深深的注视着他,握紧他的手,单膝跪地,

“我,erik lehnsherr,愿意对着梅林和上帝,以我的生命允诺这个牢不可破的誓言。永远珍惜你,哪怕死亡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时间似乎静止在了这一刻,直到pietro欢呼着宣布立誓成功。erik优雅的起身,准备弯腰邀请他跳一支舞,却被charles拽住了手。

他也单膝跪了下去,声音颤抖,笑中带泪的,对一脸诧异的erik说,“我,charles xavier, 也愿意对着梅林和上帝,以我的灵魂宣告这个牢不可破的誓言,永远陪伴你,哪怕死亡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end

彩蛋:

“所以你们俩又结了一次婚?还是巫师版本的?”hank听说后,对一脸得意的charles嗤之以鼻,“有没有搞错,pietro哪来的魔力给你们当中间人啊!”

“诶你不要这么认真嘛,话说刚好舞台剧差两个角色,他们俩不就正好?”raven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放下了酒杯,从高脚桌上跳下来。

于是charles还未搞清楚状况,就被自家妹妹套上了红色的长发以及布满了星星月亮的巫师袍。他掀开后台的帘子,便撞见erik被三个孩子围坐着,女孩们跪在板凳上,正在根据pietro的指挥整理他金色的假发。

“???什么情况?”他懵逼的问自家丈夫

“哦,那个,孩子们说想看我们演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戏份。”erik的声音听起来无奈极了,可是他算是欠了熊儿子一个大人情,不得不还。

“诶诶诶诶诶!!!!”

评论(21)
热度(82)
  1. 蛋糕阿姨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