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potter

上一篇 下一篇

right here, right now(中)(ec甜饼,校园暗恋向,隐ggad)

(上)

5.

等一行人急匆匆的扛着邓布利多牌寿司卷踏入校医院,时钟刚好敲响第23下。不过谁都没有预料到接近凌晨的这里仍旧塞满了被流感病毒垂帘的学生,连等候挂号的走道都被挤得水泄不通。

gellert歪着头打量了一会儿排在他们前的一字长龙,突然弯腰把撑着室友勉强站立的albus横抱了起来——然后一记手刀朝着、怒视他的眼神带着羞赧的学生会长劈了下去。

charles感觉到自己的下颚正在以450的重力加速度冲向地心,石化了几秒后,颤颤巍巍的指着陷入昏迷的好友,“他···他晕倒了。”

“对。”刚给人施了真-物理-昏昏倒地的金发小子眼睛里闪过跟他发色一样耀眼的东西,“你再喊大点声。”

“你你你——他,他昏过去了!!!”

“梅林啊,我亲爱的albus——不——你不能离开我!”gellert跟在他之后以足以拿奥斯卡的演技扭曲着面容痛嚎。

唉呀妈呀,这一嗓子简直满含悲伤,逆流成河。

队伍前端开始骚动,前来打流感预防针的学生们立刻像摩西分海一般分向两侧,给这对苦情鸳鸯鸟让出一条拯救生命的阳光大道。

直到五分钟后albus被安定的送进了急诊室,erik挽住他的手肘把他扯到室外,charles仍没能找回自己的下巴。

“你的室友太厉害了,各种意义上的。”风吹的他打了个哆嗦,也因而找回了语言能力。

“······看来你的确对他很感兴趣。”被搭话的人语气像是夜风一般薄凉, 却又在同时脱下了湮没与夜色的纯黑外套,包裹住蓝眸青年的后背。

暖意自后背溢入前胸心脏,连带着渗透进charles的手心和面颊——裹挟着甜腻又酸涩的热流在其上蒸腾,他的眸子不知觉的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向那个人道谢。

“Erik,你误会了。”大概是气氛太好,有些话脱口而出,“albus才是喜欢gellert的人。”

——等等,有什么好像不太对。

纯情的优等生唯独在情爱方面少根弦,当他意识过来这句话中夹杂了某种暧昧的隐晦含义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

他不知所措的注视着erik,后者灰绿色的眸子罕见的浮现出零碎的笑意,像是邂逅春日冰雪消融的湖水,完全把他淹没。

心跳瞬间犹如响鼓重槌,他慌乱的抽出黏着在一起的视线瞥向别处,以至于后来没听清那人在风中的喟叹:

“那看来我的确误会了。”


6,

charles不知道erik有没有误会自己喜欢他,但他现在可以确认他终于出院的室友要让他为之前的“误会”买单。

“让我们来算一下账。为了泡隔壁小哥胡言乱语把我出卖不说,还故意喊那个讨厌鬼来帮忙。”人前大好人,人后小恶魔的学生会长坐在床边,用他的拐杖一下又一下的戳击地板。他和善的笑容让charles产生了如果自己不老实接受以下条约,就会立即像隔壁的金毛邻居一样惨遭无情殴打的预感。

“诶···邓大人····除了卖身给对面的(您声称的)头号死敌,您的一切惩罚我都接受。”他从顺入流的摆出乖顺的模样,给他梳头发的手放清了力度。

“没想到挺识相的啊。”albus意外的偏头,眯起锐利的蓝眸上下打量乖巧的像猫咪一样的室友。

——虽然这孩子是个十足的小甜心,可他怎么觉得最近他的甜度向柠檬糖霜蛋糕的方向发展了?

啊,说到柠檬糖霜——“不如你做个柠檬糖霜蛋糕补偿我。”

“什么???”charles预想的赔偿是扶着室友上学到他康复为止,他惊叫道,“可我压根不会做蛋糕!”

“哎呀,我觉得16岁就越级上了哈佛的大少爷最不缺自学能力。”albus把火红的发丝从那只蓝眼睛猫儿的爪子里解放出来,笑嘻嘻的凑过去弹了弹他的脑门,“再说了,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既然他能用黑麦面包让你动心不已,你也能用同样的招数得到自己想要的。”


于是,以上就是charles上大学后第一次系上围裙的原因了。虽然他拒绝承认靠着奖学金和打零工念大学的自己是个娇生怪养的大少爷,但诞生在富豪之家确实剥夺了他烹饪的能力。

不过,嘛嘛,比起一周自学完一本足以把他砸瘫痪的厚书,这能有什么难的呢?


7.

f--k Q

son of biscuit.

对的,我们的乖孩子charles xavier只会骂这两句,还是自动和谐版本。

他也不想吐露粗鄙之语,可是没办法,这个狗屁猫屁凤凰屁的糖霜蛋糕要把他折磨的跳海了。

让咱们来回顾一遍他从eoocle上打印下来的简单易懂的食谱。

第一步:低筋面粉过涮,分离鸡蛋的蛋白和蛋黄。

第二——啊呸————跟!本!进!行!不!了!第!二!步!

因为每次他将鸡蛋磕破劈成两半,都会顺利的让蛋黄蛋白甚至蛋壳流入碗中。

复制了第五次失败后,手残的charles小朋友捧着一碗足够他和albus吃三天的鸡蛋液,化作蘑菇把自己种在了烤箱门上。

“神啊,来救救我。”

然后神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后,低沉而悦耳。

“charles?”

被呼唤的人捏了一下他的脸,确定透过门缝无奈地俯视着他的青年不是自己被极端沮丧浸泡过久后产生的幻觉。

“erik!!!太好了!!!你能帮帮我吗!”他雀跃的拉开门,期待的站定在他面前,踮起脚,双手激动的摁在了对方肩上——当然中途没忘记把蛋糕液置放到桌上。

他一定没意识到自己不知觉的,拔高的语气里带上了与恋人撒娇的甜腻意味,更没注意到与他近在咫尺的人猛然放大的瞳孔。

“好,没问题。”

erik lehnsherr淡淡的答应下来,随手脱下外套挂在板凳上。

深紫色的贴身毛衣完全衬出他宽肩窄腰的体型,更别提御厨先生还卷起了袖管,露出肌肉线条优美的手臂。

站在他身后负责搅拌柠檬汁与糖浆的charles不禁晃了神。

——他也是时候去锻炼了,没有哪个运动达人会喜欢他这副白斩鸡小身板的,可是自己就算跑步都会被同学甩几个来回。真惨,这么一想,他除了脑子转得快一点,还真没什么会讨erik喜欢的优点。

被爱滋养而生的自卑小妖怪从他的影子里走出来,蒙住了他动人的眼睛。

“charles,charles?charles!”

他在erik略带焦急的呼喊中撤离游离的思索,抬起懵懵的滚圆蓝眸,翘起的一撮棕发左右摇晃,像小松鼠的尾巴,“对不起,刚才在想别的,怎么了?”

“你真是——”那人最终没能完成句子,只是抿着微微上扬的唇,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刮走粘在他下巴上的一滴糖浆。

——真是太可爱了。


tbc, 下一话完结wwww

评论(15)
热度(122)
©cherikp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