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potter

上一篇 下一篇

我tm今天就要跟你分手!(ec/ggad,恶搞欢乐向)

本篇联动献给我的欢乐多,红红 @Redsin 


12:00

和charles吵的不可开交,他的态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坚决,言辞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激烈。

我摔门而出,投靠了正在美国出差的魔王协会同僚gellert grindelward。

哼,我定不会像以往一样,隔天清早就怼在charles家门口对他道歉。


12:30

蜷缩在冰冷的床上回忆往事,辗转反侧。

这银毛算哪门子巫师,温暖咒都不会用。

真G儿丢人。


1:00AM

与同僚把酒不言欢,他听我数落charles的种种不好:

1.他跟我三观不一样

2.他跟我三观很不一样

3.他跟我三观非常不一样

········

100.他跟我三观完全不一样

(中间省略绝对不是因为我想不出charles的其他缺点)

最后同僚果断建议我和charles分手。

 

1:30 AM

抱着“既然我和charles三观如此合不来,那么就不要彼此折磨了,长痛不如短痛”的想法,写了一封分手信,拜托同僚的夜枭给他寄去。

拜托,我可一点儿也不害怕目睹——他泪水夺眶而出的模样。

 

2: 00 AM

看起来很有经验的同僚告诉我,分手一定要冷酷果断,最好是摆出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于是我闯进了X学院,抓起charles的脑波增幅器投进了曼哈顿河里。

而与我同时出门的同僚闯进了校长室。

不知道他打算抓什么?dumbledore的鸟儿吗?

 

2:30 AM

煤球从壁炉里翻滚了出来,仔细一看,啊,原来是同僚啊。他衣衫褴褛,头发像被雷劈炸了,眼眶下还有一片乌黑,形状似乎是拳印······

突然觉得听他胡诌的自己像根比他魔杖还长的鲨屌。

我到底为何跟charles分手——charles简直就像脑门泛金光的天使,就算气到极点也只是用小拳拳捶我胸口,或者拿棋子砸我后脑勺而已。

不行,我得挽回即将被我亲手粉碎的爱情。


3:00 AM

我现在很确定,我的同僚也是个傻屌。

他居然告诉我,他不能召回他的猫头鹰????

还幸灾乐祸的让我飞上天,去追回信件。

醒醒,我堂堂万磁王怎么可能做这种丢脸的事情。

 

3:15AM

幸好曼哈顿的街头遍地都是电线杆,傻屌同僚的猫头鹰飞的也慢,我才得以追回信件。

脸疼。别多想,是被风吹的。

你们这群路人看什么看?没见过紫红色的蝙蝠侠吗?


3:30AM

我以前觉得一气之下将戒指或者纪念物扔到曼哈顿河的人脑子有猫饼。

····

我脑子有猫饼。

 

4:00AM

第一次想变成charles那帮学生们给我取的外号。

大概真的只有鲨鱼才能捞到不知沉进何处的增幅器。

 

4:30AM

同僚又出了馊主意,说他的老情人可以帮我。

我反问他“你不也是巫师吗?”,他居然指着他接近破相的脸颊,嚎叫着“刚才阿不思气极了,没收了我的魔杖。”

这位魔王先生,请问你是被老师没收手机的小学生吗???

回到正题。我绝不可能向dumbledore这家伙低声下气,要知道,对我和charles来说,斗嘴其实是像吃饭睡觉车zhen书房震落地窗震一样稀疏平常的事儿,毕竟charles最后总会为我让步。

所以邓布利多才是怂恿charles跟我争辩到底的罪魁祸首!!

就算我跳进曼哈顿河,也不会去恳求他!

 

5:00 AM

天快亮了。

我快凉了。

河水刺骨的冷。

还是没找到增幅器。


5:30 AM

三顾茅庐,四顾校长室,五麻袋甜食,六尺道歉论文了解一下。

只差磕响头叫爷爷祝邓校长六六大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了。

 

6:00 AM

dumbledore带着温柔又惊悚的笑容修好了增幅器,带着温柔又惊悚的笑容批改完了我给charles写的六尺道歉论文,带着温柔又惊悚的笑容从纽约的宾馆里拖走了面如死灰的同僚。

世界上本不存在作死一词,类似于grindeward这种半夜突然闯进校长专属浴室摸人鸟的家伙多了,也就创造了这个词。

同僚,走好,newt会去你坟头蹦迪的。


6:30 AM

夹着道歉信围着charles家门口打转,正在琢磨着如何开口,他打开了门。

他拉着我进客厅吃早餐,一路上唠叨着我衣服穿太少。

他的手心烫热。

大概天使的温度总比魔王高吧。

end

彩蛋:

charles翻阅着报纸,突然——

“诶,Erik你快看纽约时报!这个变异蝙蝠侠的背影好像你啊!”


评论(40)
热度(654)
©cherikp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