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potter

上一篇 下一篇

心有灵犀(锤基小甜饼,直男宿舍番外,一发完)

死傲娇和老实人吵了一架。


死傲娇恶狠狠的把老实人和一只拖鞋扔出门。他坐在马桶上思考了十分钟人生后,暗戳戳的将手机埋进了室友的卫衣帽子里。


他指望Bucky帮他接过那人打过来的电话,再大咧咧的转交给他。如此这般,他就能装作不经意的接受那混球的道歉了。oh yes√计划通。


然而等Bucky啃完了烤串,像个漏气的海獭一样瘫进沙发,loki还没能等来thor的电话。


“觉得loki同学这次该主动向thor同学道歉的同学,举手!”好管闲事的蓝眼睛机灵鬼扯过loki拿反了的报纸,贱兮兮的喊了一嗓子。


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Bucky打了个饱嗝,抬起两只脚。


水菌!你们都是被那个混球用零食收买的水菌!诅咒你们喝水胖十斤,男友是杠精!


“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要不然我是不会向他道歉的!”死傲娇捞走手机,摔上房门,戴上耳机,打开电台,手动开启自闭模式。


校音乐台这会儿怎么播起新闻了??什么一对哈佛情侣发生激烈争执,被赶出来的男方不幸被校车撞瘸了腿。erik lehnsherr这个臭不要榴莲的,为了骗流量编这种白痴才相⋯⋯


shit,他们宿舍楼底要死不死的就有个校车车站。


shit,他的笨男友一发起脾气来就像个企鹅一样昂头摆手往前走,压根不注意看路。


shit,thor长那么壮,他再吃十罐头菠菜也抱不动他。


shit,万一thor得靠轮椅度日,他还得再肝几本ecpwp同人,攒买家装电梯的钱。


shit,到时候他过万圣节不能扮雷神,肯定会拉他cos植物大战僵尸。


如果他非得陪他的瘸子丧尸cosplay,他想打扮成豌豆。前提是吃了不会放气的那种。


⋯⋯


豌豆被某人脑洞里的水浇了,死傲娇手心出汗了。他无法自控的脑补出了七百集《身残志坚,篮球队队长瘸腿不瘸心!》。很神奇的是,其中没有一集讲自诩没心没肺的他抛弃残废青年转身开展美好新生活。


死傲娇越想越后怕,他戳开短信对话框,斟酌许久发现,emmmm,他活了二十年,压根不知道怎么写道歉短信。


算啦,随便google“如何向男友道歉”,复制粘贴编辑一下发过去,反正他也没真心向thor道歉,只是想确定那家伙没被压瘸腿:


“对不起,怪我不懂你;外面实在热,你却在奔波;反复睡不着,疼你晒黑了;一定多喝热水,不要太疲惫;家是你撑着,而我想太多;那些负心话,不要成伤疤!”

啊哈,多喝热水可还行?这人男友怕不是被气的吐出一口大姨妈。


“你的责备如同层层的巨浪蜂拥而至,打击着我的心灵,再加上冷漠的眼神袭击我的灵魂,我已经精神渐趋崩溃了,整颗心在后悔与自责中挣扎,就请你回个信息救救我吧!”

这⋯⋯挺适合thor发给他的,存一下,等他们和好了,发去thor邮箱给他当道歉模板。


“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所以不要生气,惩罚你我会心疼的,要惩罚就惩罚我吧,回个信息可以骂骂我,让我生气好了,我绝不怪你,好吗?”

⋯⋯妈耶,你喂thor十个海胆他也不敢骂我啊,死傲娇乐的咯咯笑出了声,点回车的手一抖,按到了发送键。


“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死傲娇果断关掉手机,像被烫到手一样将它甩到地毯上。


“海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死傲娇用被子裹住了全身,从床左边滚到右边。


“海胆。”


“莎翁我不做人了,让我做个海胆吧。啊不是,让thor的手机恰好没电吧。”

死傲娇扒来一摞书,在床上摆出莎翁脸的形状,虔诚的朝它行起大礼。


门被Charles一行人扭开的时候,他们目睹的就是这般世纪末魔幻的画面。


“⋯⋯看什么看,没见过莎翁神教吗?还不速速跪下。”


死傲娇反应极快的抬起下巴,用鼻孔扫射他的教徒。


“那个,基教主,我们需要买个同款的墨色被子裹脑袋么?”


Charles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真诚的发问,再真诚的被朝他扔过来的枕头以待。


“无礼,退下!”


“嗻~奴婢告退。” 他憋着笑,装模作样的向后甩了一下枕头,拉着变成背景板的Peter和Bucky带上门出去了。


房间内于是只剩本文的两位主角,死傲娇和老实人。


老实人挥袖擦干额头的汗珠,朝床沿走过来。


他冷哼一声,拉紧他的小被子,愤恨的透过缝隙瞪他:“打住,我跟你讲,你别指望我像你的那些女粉丝一样,被拍拍肩膀搂搂腰,摸几下头发就被哄骗的与人重归于好了。” 


金发的青年下意识的想坐在床沿,但在分秒之间想起他家这位磨人精是个洁癖晚期,真要在床单印下汗水的印子,他得跟他拼命。于是他半蹲在地摊上,与坐在床上的他平视,


“loki,你生气归生气,别闷着自己了。”金发青年喉头滚动,盯着他微微发烫的脸颊老实巴交的说。


这人永远搞不清楚重点,可loki偏偏⋯⋯哎,这汗味真香jpg


顿时,海胆泄了火气,任爱人剥去裹在头上的被子和外围坚硬的刺。


洁癖狂魔在床沿铺了一个毛线毯子,指挥着thor坐到他旁边,用手指戳挨着他手臂湿滑的肌肉,抱怨道,“你怎么一身汗,难闻。”


“我去电台找erik有事,正好听到他在播什么情侣吵架出门被校车撞,当时担心死了,手机又死机联系不到你,这不就急冲冲跑回来看你。”

老实人捉住死傲娇调皮的手指握在手心,拇指安抚的摩挲后者紧闭的指缝,渐渐与他十指相扣。


感谢莎翁,也许相爱到一个程度的情侣真的会心有灵犀,死傲娇为这奇妙的默契暗喜,当然他是不会讲出什么好听的话的: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走路只看树啊。”


“我明明走路的时候只看你去了。”


“油嘴滑舌,你要是立个教准能骗不少钱。”


“可我什么也不信,只朝拜你。”


“哪抄的土味情话?再说我就拿钢笔缝上你的嘴。”


“google搜的“如何向男友道歉”,嘿嘿。”


end


彩蛋:


“死机了强制重启不就得了。”

死傲娇嫌弃的撇撇嘴,从爱人荷包里掏出手机。

当屏幕亮起来,短信在thor面前一条条弹出来的时候,loki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想抢回手机,可thor已经看到了一切,他笑红了脸,像煮熟的虾米一样弯倒在床上抽搐。


“啊啊啊莎翁,你让我变成海胆吧莎翁!”

评论(26)
热度(527)
©cherikp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