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potter

上一篇 下一篇

我的老丈人不可能是社会人(ec, 幻红,恶搞向甜饼)

幻视很早前就知道他女朋友的爸爸,Mr lehnsherr是个了不得的社会大手子。

其实准确的说,是他被动的被告知——毕竟从他跟wanda谈恋爱的第一天起,奇异事件就接连不断的开始发生:跟恋人通电话约散步的地点时,瞬间从烟囱和门缝里翻涌进屋的旧报纸(版面上精彩生动的描绘了万磁王先生是如何愚公移——体育场,大桥等各式适合约会的建筑);在厨房被wanda从后搂住腰后,闪电般蹿到头顶并且扣了他一脑门食物的锅(还是在他难得没有制造出黑暗料理的那天);坐在沙发上,朝面带红晕的她挪动间,头顶上突然嗝屁并发出巨大噪音的电灯。

这让他一度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哈○波特,嗯,虽然他的养父,stark先生从未逼他住在楼梯下的阁间就是了。

一周的反复纠结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向wanda阐明了自己的想法,深情的注视着她:

“··········总而言之,我打算跟魔法学校的校长写信,告诉他,你有个外号是猩红女巫,这样你就能跟我一起去了。”

红发的少女爆发出了一阵龙卷风般的狂笑,险些从沙发上摔下去。

“亲爱的,你怎么不干脆说我是邓○利多和格○德沃的私生女呢,你瞧,我的一头红发多像他呀。”她拍了拍幻视的肩,绽放出的甜美的笑容却使室内的气温降低了十度,“不过我爹地还真是某奇幻学院的校长。你放心,我今晚就拜托他,把那个对你施法的中二病老爸追拿归案,让你的生活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不知道是什么原理,wanda她爹地的魔法竟然真的起了作用。可惜幻视还没享受几天平和的,冒着粉红泡泡的现充人生,就被女友郑重的告知“我的爹地和爸爸想请你到家里来做客。”

幻视先生的脑子里不合时宜的冒出一个词——“鸿门宴。”



这也是他现在身着符合老丈人之一审美的学院派毛衣三件套,提着符合老丈人之一审美的紫红色包装礼盒,站在门外踟蹰半小时却仍旧没有按下门铃的原因。

幸好,这家的男主人之一从二楼窗户发现了他。

“你就是vision吧。”棕栗色头发的男人笑容像wanda一样荡漾着温柔与热情,饶是这位老实巴交的年轻人面对他,也忍不住发出由衷的称赞。

“Mr xavier,看到您,我总算知道为什么wanda那么漂亮了。”

“谢谢,不过请把甜言蜜语留着对我女儿说吧。”charles俏皮的眨了眨眼,引他在沙发上落座,随后双指合拢抵在太阳穴上,“我去叫wanda和pietro下楼来,不知道她们姐弟俩一上午在鼓捣什么。”

——脑内拨号,这可真是太酷炫了。幻视在内心疯狂的为这位温柔又强大的老丈人打call.

也许是感应到了年轻人过于集中的视线,charles转过身来,歉意的对他笑笑,“抱歉,他俩熊孩子肯定拿到erik的反脑波头盔了,一直不回我话,我现在就上楼去看看。水和糕点就放在餐桌上,还请自便。”


xavier大宅的地板被擦的足以倒影出人的影子,不过幻视没有时间继续赞叹这家的男主人简直贤惠过了头——因为他在去洗手间的路上丢脸的平地摔了个狗啃食,还在翻滚的过程中触发出了远处墙后的暗格。

随着机械的转动声,浅蓝色的墙壁向后凹陷,翻转出了一堵看上去沾染了血渍的墙面。

从血迹的分布和其中的孔洞大小来看,很像是金属砸在上面后飞溅的血花。

做客的年轻人突然打了个哆嗦。二楼破了一个碎口的窗户,Mr xavier背对着他时脖颈处连高领衬衫都遮不住的浅红色印记,以及远远看去的,客厅暗阁里隐藏的血腥秘密。

这一切的一切串联起来,形成一个有迹可循的推导:可怜的Mr xavier一定是婚姻暴力的受害者。幻视不寒而栗的想,瞬间产生了给养父打电话,让他派直升飞机过来营救wanda和Mr xavier的冲动。

然而他还没来得有所动作,后背便袭来一阵针扎般的视线。

他僵硬的回过头,看见他的另一位老丈人,家暴Mr xavier的嫌疑犯,正拎着个紫色的塑料袋,其中装着的球状物体怎么看都像人的脑袋。

披着黑风衣的社会人饶有兴味的盯着瑟瑟发抖的他,刚想说什么,却被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

“erik, 别为难这孩子。”

“charles,瞧你这护短的,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他对着他的准女婿勾出一个冷笑,突然视线扫到了幻视身后的那面墙——几秒间,额间凝聚的怒气来的毫无征兆, erik lehnsherr愤愤的挥手召唤了一个硬币,猛地砸进血红色的墙面。

巨大的声响引来孩子们和charles迅速下楼,幻视默不作声的移动到了wanda身前。

这男人疯了,说不定不只家暴Mr xaiver,连女儿都打。他捏紧了拳头,心想。


“我硬币坑里的小红花怎么不见了!!今天拖了地,做了招待这臭小子的蛋糕,清理了你满地论文的书房,还出门买了西瓜!”社会人erik lehnsherr对着他的丈夫气盖山河的抗议道,“集满七朵小红花可以花式pwp一次不是你亲口说的吗,怎么?教授还想反悔不成?!”

“·······你在孩子面前乱说什么。”教授先生的耳垂涨成了那面墙的颜色,他从茶几的隔层中拿出一块橡皮,又蘸上印泥,往硬币大小的凹陷处填上一层红色,“满意了吧。”

“这算是补了买西瓜的奖章,但还有三个呢?”凶恶的社会人扬起下巴,依旧眉头紧锁“你不给全的话,传到兄弟会那儿,手下们会误会我是气管炎,你说对不对,拱我家白菜的紫红薯?”

他转过头瞪着幻视,似乎他不赞同自己的观点,就要当场撕碎了他。

“········对对对。”

“原先在下棋的时候约定的结果是十朵一次,我说我堂堂一个万磁王,怎么能随意屈服于别人,就谈判成了七朵一次,怎么样,审美扭曲的小子,服不服我。”

“········服服服。”

岳父说得都对,社会人真香jpg

···············································彩蛋··················································································

pietro:“wanda姐,我们干嘛要用涂改液抹去老爸的小红花啊。”

wanda: “我上周完全没睡好,你说呢?”



评论(16)
热度(531)
©cherikp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