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傲慢与偏见(1)(大学AU,工科大神万x文科"学渣"查,内有锤基盾冬注意)

charles是一名心理系的学生,其实最初他是基因学专业的,但是他后来发现,比起研究基因,他反而对能代代遗传基因的人更有兴趣。

无论是基因学还是心理学,似乎怎么想,他都不会和与两样毫不沾边的编程课,cpsc110, 扯上关系。但是命运总是冥冥之中在为人们做出选择,或者通俗的说,在恰巧的时机给人们套上缘分的红线。

让Charles走出comfort zone,选择一门他毫不上手的课的唯一理由是erik lehnsherr——他在新生入学的那一天被学长领着参观学校篮球馆,被erik 霸气的滞空投篮镇住了,从此每周都去看校篮球队的训练或者比赛。

不过Charles并不觉得自己暗恋erik,“我只是自己身体素质不达标打不了篮球, 羡慕他能打而且打的极好罢了。”他这样同他的好朋友辩解,“按照你们的道理,人们怎么不说乔丹的粉丝暗恋他?”

"因为乔丹的粉丝是在看打球,你是在看打球的人。"

Charles的室友,bucky,总是一副熊猫既视感,看到他的黑眼圈你会以为他大概整天晕晕乎乎,但实际上,他看事情总是意外的犀利。

"而且是用那种黏兮兮的眼神,eww,Charles,你看他的眼神如果变成射线,他大概早都变成骨架了。”

说这句的是loki,一个总是死鸭子嘴硬的毒舌兄控,也是他的室友兼死党。

“拜托,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篮球爱好者。”

“篮球爱好者?你甚至都没有关注nba的Twitter。”

“篮球爱好者不会去给球星买汽水然后把它偷偷摸摸的塞到别人书包里,更不会听说球星是编程院的大神,自己就去注册被大家盖章为gpa杀手的编程课当选修。”

受到两位朋友左右夹攻的Charles并没有放弃为自己辩解,别看他长得毫无攻击力,他可是学校辩论社的新星,“嘿,我就不能因为自己喜欢编程去学cpsc110吗?”

“那你很棒棒哦,我们就等着欣赏你做出来的程序了。”

“是啊,赞美即将设计出足以干翻刺客信条游戏的Xavier先生。”


最终,为了赌一口气让基友服气,也是为了能与崇拜的人有共同语言,Charles仍旧义无反顾的去上了这门编程课。

最初三周他还觉得适应良好,作业以及实验课project完成度都很高,时不时还能体会一下自己写的程序运作成功的自豪感。然而好景不长,到了midterm周,三四个必修课的期中考堆在一周,就算是平日每天都宅在图书馆几小时认真啃书的Charles也感到了吃力。他不得不翘掉了几节编程课去复习别的科目,结果到了周末,他无奈的发现自学并不能使自己赶上落后颇多的进度——编程课教授一周讲的内容可以横跨几个章节。

周二就要交作业了,但目前对于四个程序一点思绪都没有,他并不能在上面花更多时间了,明天中午就有占比百分之40的重要考试,再不为其复习就来不及了。在堆积的压力的逼迫与驱使下,Charles不得不考虑在网上找作业答案。

他google到了一个专门为本校编程学生提供作业帮助的网站,注册账号后遍心急的发布了求助。五分钟后,他看见私信箱里有个头像是frank的人回复。

“我可以当你的tutor辅导你写这次作业。你在deadline之前什么时候有空?”

“我周二due,不过你完成后能直接把作业答案发我吗,我可以通过e-transfer付账。”

Charles以往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不过他不会直接原封不动的抄下来,而是分析透彻了再自己写,这次时间真的是太紧 张了,他不得已才会拒绝对方的授课直接索要答案。

“抱歉,我不能做这种事情。请你另寻其他tutor。”

Charles看到对话框中弹出来的回复,感觉到不可思议的荒谬。这个网站不就是让学生买答案的吗?怎么显得一副他在强迫这人做违法之事一样。

“你是什么意思?如果觉得我标的价格太低了,我可以加钱。”

“不,我的意思是直接给你答案有悖于我的原则,我一定要让学生听懂了才能收钱。”

Charles又好气又好笑,但他急于拿到答案,不能花太多时间跟他纠缠了,便答应他,“那我们明天晚上在irving见面,我只能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一个小时之内你讲不完或者我还是没能弄明白,你最后再把答案发给我。”

对面的人利落的答应了,他们约在irving图书馆的二楼见面,Charles预定了房间,他们可以在八点到九点间使用一间讨论室。


erik下线后跟埋头于书海的steve抱怨,“我不是很懂现在的富二代。”

“你又看到什么了?即将要发表愤世嫉俗的言论。”

“平时花钱在学校买作业抄,考试花钱买抢手代考,你说他们上大学是为什么,他们撒的钱也许能把教室埋起来但是一丁点东西都学不到脑子里。”

“你想开点吧,erik,大学里各式各样的人都有。”steve拍了怕他的肩膀,“像我们这种家庭条件不太好需要兼职家教的,还要感谢那些富二代学生呢,没有 他们,我们哪来的tutor fees。”

  erik对此不置可否,准备明日清晨cpsc110 lab的授课内容去了。


第二天早上,Charles飞奔进cpsc的lab教室时已经迟了半小时,他气喘吁吁的掏出笔记本电脑,才想起来昨日复习别的科目太久居然忘了写pre-lab。

这个pre-lab占单次lab总分的百分之二,不是很多,但是如果给检查的助教逮到了会留下坏印象,所以Charles当即开始找邻座的同学求助,“hey,同学,我忘记写pre-lab了,你能借我看一下吗?”

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在经过脸上口罩的隔断后几乎很难听见,但不巧的,还是被站在他们后边的助教,erik知道了。

erik在Charles风一样闯进门的时候便注意到了他,他来自德国,对迟到的 人一贯没有什么好印象,当然,现在发现他试图对别人的prelab成果不劳而获,erik就更不快了。他站在他之后,敲了一下那人因为喘息微微起伏的肩膀.

“哈?”Charles被敲的一愣,当他回过头,看见手的主人后,惊喜和惊吓的表情没有矛盾的依次显现在了脸上。

他下意识的问道:"why are you here?!"极度缺乏睡眠,Charles基本被剥夺了思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能力。我的助教为什么变成了我崇拜以久的篮球明星?charles怀疑是因为昨夜只在床上躺了三小时,眼前出现了幻觉。

“因为我是这个lab section的助教。”erik显然把这句话解读成了别的意思,他皱紧眉头,不悦的告知他,“而你,恰巧被我逮到抄袭他人的作业。”




评论(15)
热度(93)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