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ec的26字母微甜饼(上)(各种AU设定,非常非常虐狗注意,看完请漱口)

一大波狗粮来袭,观众请戴好墨镜再进行观看

Apocalypse

“俺去村口天师傅那里烫头,跟他说俺要亮闪闪的发型,结果他给俺剃成了光头,俺有句去他妈的蓝瓶的钙找打的钙现在就要讲。”

“没事,老伴憋生气,俺现在就卖了收的废铁,找村花李佩斯买辆拖拉机,把天师傅家给犁了。”


Between

同为大导演的charles Xavier和erik lehnsherr一旦一起上节目,就没嘉宾敢坐他们中间。

logan倒是尝试过一次,但是回家后就发现需要配钛合金狼眼去片场工作了。


Cuba

"我亲爱的哥哥,你为了抢自己扔的花球还特地把它用铁丝系了一圈??这样有意思么?花球是用来抛给别人的,不是抛了以后又让丈夫用能力让自己接住的!”

“我和erik每隔十年就要在cuba沙滩办一场婚礼,不服?”


Dad and daddy

"我的dad是个夫管严。charles daddy有一天心血来潮要做甜品,于是把冰淇淋加到粥里,要我们品尝,dad看了脸都绿了,但是边吃还边夸超好吃,然后daddy一转身,他就把他那一碗倒在我碗里了。呵呵,我可能是他收破烂捡回来的儿子。”


Ear plug

charles在发现自己控制不住别人的心声蹿进大脑后,买了一对耳塞。他明明知道这只是心理安慰,却唯有依赖它们才可以得以安眠。

在与erik复合以后,他丢掉了它们——他现在伴随着抱着他的erik发出的呼吸声,能睡的很安稳。


Friend or foe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选择相信的时期,那是持有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绝望的冬天;那是天堂,那是地狱,最后我们全都直奔相反的方向, 不知日后会殊途同归。

be friend or be foe,it is a question.


Gay

在erik从大一到大三对emma重复了无数次“i am not gay”后,他遇见了xavier教授。

在charles从16到26岁对raven重复了无数次“i am not gay”后,他遇见了erik.

"i am so gay! " erik坐在教室里,对emma说。

"i am fuxking gay!" charles站在讲台上,对raven说。


Hamster

鹰先生是动物园的lehnsherr先生。
仓鼠查是动物园里的lehnsherr先生的晚餐。
“鹰先生!你真的要吃我吗!你想煮着吃还是炸着吃?想从屁股开始吃还是从头开始吃?”
“……”
“鹰先生!我妹妹说我的肉是甜的,吃完会得糖尿病的!”
“……”
“鹰先生!你吃完我记得漱口要不然会得上蛀牙!还要跑步,免得长胖!”
“……”
“鹰先生!你的眼睛一个蓝一个绿是一种变异,你能在吃我前听我讲讲这个嘛很有意思的……”

“······我不吃你,求你走吧····”lehnsherr先生疯掉了。


I love you

#include<stdio.h>
void main()
{
char name[30];
gets(name);                  //charles
char heart[][1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nt i,j;
for(i=0;i<11;i++)
{
for(j=0;j<11;j++)
printf("%c",heart[j][i]);
printf(" ");
}
printf("I Love You,%s. ",charles);

}

“哦,erik, 你直接对我说i love you 就这么难吗。”他对着男友发过来的代码甜蜜的抱怨。


Jewish

xavier集团的ceo charles xavier 在八月底对董事会宣布他要休息两个星期:“我要给丈夫过犹太人的情人节。”


key

"这是今天你第几次忘带房卡了··”在学生宿舍前台工作,负责给学生备用 房间钥匙的erik板着脸,脱下大衣给只穿着睡衣瑟瑟发抖的小个子青年披上。

“第三次··”蓝眸青年因为暗恋的人突然靠近,脸颊燃上一片绯红,“我刚才下楼洗衣服,就又忘了带····”

“真是拿你没办法。”erik叹了口气,把钥匙用绳子系上,套在面前人的脖子上,“再别丢了。”

charles看着他,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也被套住了。


Los Vegas

地狱火的赌场牌桌上方开着强光灯,洗牌的时候名媛们带着的钻戒光芒四射。白桌布四角缚在桌腿上,反射的光衬的她们脸色苍白。但这炫目的光却没削弱charotte的姿色——虽只是上着淡妆,她烟波辉辉的湖蓝色眸子和精工雕琢一般的桃心红唇还是让众多黑帮大佬迷醉不已,不断地凑过来与她搭讪。

余光撇见lehnsherr家家主站在外围看了她许久后,也朝她走过来,charotte勾起一个隐隐的,嘲讽的笑——“目标要到手了。”

再不动手那把绑在裙下的枪都要把她大腿膈红了。



评论(17)
热度(138)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