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ec的26字母微甜饼(下)(完结)(各种AU设定,非常非常虐狗注意,看完请漱口)

还是请配合清水食用本蜜罐

上篇: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b70359

中篇: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bac08a

Truth serum(吐真剂)

"lehnsherr!你居然在我刚才喝的生骨灵里下吐真剂!”charles从病床上一跃而起,愤怒的揪住前来“探望”他的死敌的领子,“你这个忘恩负义的 毒蛇,我在球场为了救你被游走球打下来,摔断了腿,你现在却对我使阴招!”

“哦?你是不是骂错院了。”erik戏谑的看着面前咬牙切齿,完全抛弃掉往日温文尔雅贵族形象的斯莱特林。

“你!你无耻!你卑鄙!”charles生气到声音都在颤抖。

“我还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他给他补充。

“对!你还无情无义无理取闹!”charles骂完才意识到重复了死对头的话,“你不许学我说话!不对!呸!我才不学你说话!”

“扑哧··”erik终于绷不住笑出来了,他已经逗弄够了这个小斯莱特林,“charles,你喜欢我吗?”他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低声问他。

“鬼才会喜欢你这种——”想这么呛回去的charles却无法忽视心底的声音,“charles,你明明喜欢他,要不然怎么会在分院的时候对分院帽说你想进格兰芬多?要不然从来不主张暴力的你怎么会跟嘲笑他是泥巴种的斯莱特林同学打架?要不然怎么会在期末复习的时候违反宵禁偷跑出来与他一起照顾海格的龙?要不然怎么会因为邀请他到泽维尔庄园度假的事情与母亲争吵?······”

可恶···烦死了···也许说了就能得到解脱吧,反正他无论如何也抵抗不了吐真剂。这样想着,charles干脆闭上眼睛,横下心,对erik大声喊道::“lehnsherr,我喜欢你,你要是敢嘲笑我我就——”

“唔··”话还没说完便被欣喜若狂的erik搂抱住,以吻封缄。

“我也喜欢你,charles。”

·······································································································································

“哈?你没有放吐真剂?”

“对啊,为了套你的话忽悠你的。”

“·········可恶,我居然中了placebo effect····”

“那是什么?你这个小书呆子又在咕哝我听不懂的了。”

“就不告诉你,蠢狮子!”

“那又怎样,你这条精明的毒蛇不也栽在蠢狮子身上了。”

“闭嘴!格兰芬多扣十分!”



UC新闻

“美国纽约,美国纽约,最大废铁厂,卖个泥头废铁厂倒闭了!王八蛋厂长万磁王吃喝嫖赌 ,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没有没有办法,拿着股份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万、二百万、一百万的股份, 通通二十万,通通二十万!万磁王王八蛋,你不是人,我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秘书Emma憋着笑给基诺沙董事长念完这段登载在uc新闻头条的控诉以后,问他决定如何应对。

erik托起下巴,笑起来:“那就如股东xavier所愿,让他妹妹在一个月以后成为我的小姨子。”


Vampire(吸血鬼)

晚上逞强没吃饭,到了11点,charles终于撑不住了,他端起erik故意放在桌边的夜宵狼吞虎咽,结果把舌头咬破了。

在走向浴室,打算冲凉水止血的时候,他看了眼对面紧闭的房门——erik因为他节食的事情开启了冷战模式,已经一晚上没跟他说话了。

停下脚步,charles微笑起来,他已经有了与丈夫和解的好办法。

他把食指戳进舌头创伤处,故意把血抹到嘴边,然后猛地冲了进去,把灯关了。

“charles?”erik不明白自己这个精灵古怪的爱人又在搞什么鬼,他从椅子上起身,摸黑走向门时却被忽然冲过来的charles扑倒,压在床上。

感觉到脖颈被舔舐,一股腥味随着皮肤上沾染的液体萦绕在寂静的空气里,erik警觉地眯起了眼睛——他就着从窗帘上泄进的几丝月光看见趴在自己身上的charles唇边有点点血迹。

“你吃宵夜太急把舌头咬破了?”erik哭笑不得,和charles结婚十年的他几乎是在几秒内就猜测到了原因,“看你还犟不犟,以后还敢不吃晚饭?”他 掌握了力度的巴掌落在charles的屁股上。

“不吃晚饭,吃你。”被当成小孩对待的charles又气又羞,报复的啃咬吮吸erik的锁骨,“我是吸血鬼。”

“··········”

“erik,你怎么没反应?我是吸血鬼!”

“吸血鬼是吸别人的血。不是把血抹在别人身上···你是不是改论文改多了, 脑子抽筋···”erik被这捣蛋鬼舔舐的有了反应,他握拳压抑住某种冲动, 翻身把这磨人精摁在床上老老实实的坐着,打开了床边的台灯。

橘色的灯光下,charles的唇上沾着的血迹已经干掉了,他不满的瞪着他“你没有被我吓到···上次万圣节也是,你这人真无聊。”

“因为你比吸血鬼吓人多了,你是吸爱鬼,以吸食我残留的一点人性为生。”

他无聊的丈夫说的情话,却让他心脏砰砰乱跳面红耳赤。

“油嘴滑舌!我要变成吸精鬼吸干你。”charles把灯又摁熄了,折腾爱人去了。

····································································································································

黑夜中erik带着笑意的绿眸闪过一丝红光,转瞬就又消失了。


Wednesday(星期三)

“xavier教授,为什么你每周三上课的时候就显得很疲倦啊。”

坐在第一排的一个女生在课前与基因学教授闲聊。

“因为昨晚是Tuesday night。”坐在她旁边的erik愉悦的回答道,“你说对吗?xavier教授?”

xavier教授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Split(分裂)

与erik观看了詹一美的电影,split以后,charles靠在他的肩头,告诉他:“ 你要是能暂时的分裂出别的人格就好了。”

“为什么?我一个人还不能满足你吗?”
“别闹,我说认真的,我希望你能分裂出6岁那年的人格,这样我就可以弥补你那时没有童年玩伴的遗憾,我还希望你能分裂出12岁那年的人格,我就能在你失去母亲,最伤心的时候,安慰你照顾你。”

“charles····”erik的声音有些哽咽,“谢谢你,都过去了。”

“最后,我还希望你可以暂时有18岁那年的人格,我会告诉他,you are not alone, because i will be by your side."


yoga(瑜伽)

在发现节食和剧烈运动等方法皆对自己无用后,在女儿wanda的建议下,charles开始尝试瑜伽瘦身——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最擅长做的瑜伽动作便是躺在瑜伽毯上深呼吸。

“我看你还是回房跟我运动吧······”被他拉着一起练瑜伽的erik终于忍无可忍,把像咸鱼一样摊在地上的charles抱起来,扛在肩上朝房间走去。


zombie(僵尸)

小巷中弥漫着让erik皱眉的味道——这里常发生丧尸袭击人类的事件,如此恶臭难闻便也不足为奇。

刚带领基诺沙爆掉一个丧尸占领区,他觉得疲惫极了,然而大脑依旧保持着警惕——这可是末世,没有足够的警觉便意味着被随时扑过来的丧尸生吞活剥。

感觉到背后有丧尸靠近,erik立马转过身,当即掏出枪就要爆它的头,却发现这个唇红齿白,长的相当好看的丧尸开口对他说话了。

“我能去你家住吗?先生。”它的腿好像受伤了,一瘸一拐的朝他前进。

“你是——人类?”他退后半步,握紧枪,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

“我想我不是人,是丧尸,因为我心脏已经停跳很久了。”它歪着头看他,蓝眸子里映着疑惑,“但我也没吃过人···那太恶心了。”

“啊,刚才要求也太唐突了。”它朝他伸出苍白的手,“你好,我是 charles xavier。”

erik从来没见过如此奇怪的丧尸:他不吃人,他会说话,他好像还存有人的理性。

这可真有意思,但erik没有因此放松警惕,他把手枪换到左手,右手抓住它冰冷的手指。















 

评论(15)
热度(90)
  1. 甜小欠 - /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