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potter

上一篇 下一篇

四次他们被误解了,一次他们没有。(锤基小甜饼,一发完)

1,

sif自打loki和thor交往的第一天起,便开始为后者担忧。她认为她的朋友万事不留心眼,对上机灵古怪的loki,只有被吃的死死的份。

loki对她的想法嗤之以鼻,她不知道,thor这家伙其实最擅长扮猪吃老虎。


正如此刻,被腹诽的对象很自然的把布满红肿斑块的小腿搭在他的膝盖上,委屈的咕哝:“你瞧,我养活了这一家的蚊子。”


“叫你整天跟中庭那群狐朋狗友吃香的喝辣的,肉香味都能飘到阿斯加德去了,蚊子不咬你还咬谁。”坐在沙发另一边的loki从书里抬起头,又好气又好笑的用指甲尖儿掐了他一把。

他恰好正中他红肿瘙痒的部位,thor快活的嚷着让他继续。

“好吧,但只能再帮你挠一下,要不然弄破皮了。”


难得的福利降临到一贯被“剥削”的弟主阶级,thor被伺候的直哼哼,他惬意的眯起眼睛,活活像只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海豹,过了一会儿突然迸发出笑声。


“被咬成这样还笑?” loki突然想弹弹他的脑门,看看里边是不是早被那可恶的吸血怪兽啃成了空心,但因膝盖被压制的缘故,把上半身压低到极限也够不着他。

他没注意到宽松的衬衫领口随着动作滑落至肩膀处,显露出优雅的天鹅颈和弯月般美好的锁骨,他更没注意到thor的蓝眼睛在客厅朦胧的灯光下越来越亮。


“我笑是因为,它们吸饱了我的血就不会狩猎你的了。”
金发的野兽温情脉脉的说,直起上身迫近他的猎物,呼出的热气拂到后者因为心跳加速而骤然绷紧的脖颈上,晕染出一块暧昧的红晕。

“这样你就只能被我一个人享用了。”

究竟是谁被吃的死死的啊,loki在被扑进沙发的前一秒无可奈何的想。


2,


Steve有时候很好奇,thor如何才得以揣测他心机深沉的恋人的想法,他甚至怀疑金发的国王向他们隐瞒了自己会读心魔法的事实。

“世上本来不存在现代loki英语词典,只是被捅多了,我也就悟出了一本,开个玩笑。其实你们误会了,loki还是相当好懂的。”thor搂住Steve的肩膀,用力拍了两下,朝着坐在他们对面打游戏的loki扬扬下巴,“你猜猜他现在在想什么。”

Steve仔细的观察,发现邪神很流畅的操作着手柄,就像握着他的魔杖在现实杀敌一样,嘴角还提着明显的弧度,于是笃定的回答“他看起来快活又得意,大概是因为你刚才提到了他的著名战绩。”

“Wrong。”thor放开对大个子的桎梏,回到他的心上人身边去,“他看到我搂你,内心里其实都捅烂十罐醋坛了,但又不想让我看出来,就只好拿马里奥里的蘑菇解气。”

“你少自恋了,别以为我不敢在你朋友面前捅你。”loki给了thor一个白眼,手肘戳开往他胳膊上黏的热源。

“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说对了,但是我tm也是要面子的神好吗?'”

thor一边与弟弟打闹,一边大笑着同Steve翻译。他反应神速的包住loki冲向他的拳头,趁其不备,笑盈盈的捧起loki的手掌心,俯首在他的指背落下一个吻。

被突袭的人瞳孔微缩,他像被烫伤一样飞快的收回了手,冷哼了一声便继续游戏去了,仿佛十秒前无事发生过。

thor愉悦的注视着loki试图用颊边黑发掩盖的星点薄红,并不打算告诉Steve他其实也从未彻底看透loki。

毕竟解析loki这本晦涩难懂不易捉摸的书,将会是他漫长的一生里唯一不变的事业。


3,


Natasha之前在酒会上开了个玩笑,说她就算设赌100局,thor也不可能在嘴炮上赢过loki一次,毕竟她亲身领教过传说中银舌头的厉害。

但其实她不了解的是,thor或许不够能言善辩,但他能用他雷暴一般粗狂发散的思维模式强制连接对手,直至把对方拖到一个“有理说不清”的坑爹服务器上:

“thor,早都叫你别像野狗一样发出嚎叫,连上耳机用ipad看你的破球赛,这很难吗?”

“你怎么老是跟我过不去,我也没强迫你合上bb个不停的嘴拿ipad读沙比啊!”

“请问我读莎士比亚有声音吗!!”

loki忍无可忍,合起书站起身,离开客厅的时候还不忘一脚踢翻地毯上的遥控器,“还有莎士比亚不能被缩写,你个沙比!”

待他消气从书房走下来拿水,发现客厅安静到剩下冰箱的运转声。半小时前与他争吵的对象戴上了蓝牙耳机,还不知道从哪个嘎达角落翻出一个脏兮兮的口罩,把自己的嘴巴捂的严严实实。

诸神在上,他真是受不了这个身批王族盔甲的下里巴人了!他可以忍受他出任务后不换衣服,一身臭汗往自己身上靠;可以忍受他偶尔把狐朋狗友们拉到住所来灌酒,搞得满地狼藉还坐在地上对他傻笑。但是这个被灰尘和螨虫覆满的口罩?No!

“你怎么不用厕所纸篓里清洁臀部的纸捂嘴呢!啊?!”loki拔开长腿冲过去,一把扯下他的口罩用力扔在地上。

“不是你要我保持安静的吗?现在我捂着口罩你怎么又不满意了。”thor无辜的仰视着气到青筋暴起的恋人,神态像只莫名被训斥的金毛犬。

“你要是病死了就更安静!你知不知道这东西上藏着多少细菌?比你发达的腿毛和胸毛多几千倍!”

“我是百毒不侵的神,怎么会畏惧区区微生物。何况⋯⋯”

他弯腰捡起那块口罩,摊开在掌心,揭开肮脏外层包裹的洁净内里,以及一颗试图用重重荆棘与万千谎言掩饰的真心。


4,


这一定,肯定,绝对会是他最后一次给这个傻大个当恋爱军师了,Tony通过后视镜,看到thor不断挠着后脑勺磕磕巴巴向loki道歉的样子,绝望的捂住了脸。

他难得想与loki达成共识:对,thor基本可被视做浪漫的绝缘体了,能把风花雪月搞砸成雷雨交加的只此一人。

今天是thor和loki确定恋爱关系的一周年,经过一千年的弯弯绕绕相爱相杀聚散离合,这对兄弟终于在把灭霸赶回老家种地后稳定下来。但原本排练好的浪漫效果因为thor忍不住在歌剧院睡着大打折扣,其实这也怨不得他,他前晚亢奋的一夜没睡,剧院昏黄的灯光散射堆积在他本就耷拉着的眼皮上,最终把麦克白催化为了一场催眠夜曲。

如果说他只是打瞌睡还没什么,在演员念白的间隙冒出一声响亮的呼噜然后引来全场观众的嗤笑?这操作就算我是中国的诸葛亮也救不来啊,Tony揉弄着眉心,心想还是办完事把他们送回家算了,要不然等会他俩打起来还不得把他的车给拆了。

“你们随意走走,我洽谈个公务马上回来。”

他把他们扔在市政府大厅的门厅,森然罗列的高大石柱接通弧线型双拱的屋顶,几丝阳光透过其上的珐琅彩绘窗棂,撒在大理石堆叠而上的阶梯上。

似曾相识的装潢让loki陷于回忆的泥潭,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瘾君子似的耽溺于人类的恐惧和绝望,偏执疯狂的把毁灭世界当做最后一根救赎自己的稻草。

所有人都觉得他不疯魔不成活,无可救药,唯有他的哥哥,把他拽的生疼,就算半只脚踏入地狱的泥泞,越过死亡的池沼,也没有松开他的手。

或许是相处久了真的会心有灵犀,当他扶着精雕细琢的扶手转过身,发现他心心念念的神祇,朝他伸出了右手。

他单膝跪在了石阶上,一枚戒指躺在他的手心。

和此时他渐渐蒙上水雾的眸子一个颜色。

“loki,I was born to love you。would you marry me?”

yes i would。

这次他总算回握住了他的手。


5,

他们说,他是泼洒在澳洲黄金海滩的热辣阳光,而他是徘徊于伦敦街头巷尾的阴冷迷雾。

他说,他是孤芳不自赏的阳春白雪,但他的爱人却是个只晓得阳春面和白雪公主的下里巴人。

他说,如果说他是众神可遇不可求的月桂女神达芙妮,那他便是此生只钟情于他一人的阿波罗。

大概人们唯一没误解的是,他们彼此相爱,在眼前,在遥远,在时间洪荒的宇宙之间,在浩渺虚空的命长里边。

他们相爱。

评论(13)
热度(666)
©cherikpot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