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期末那点事儿(ec欢脱小甜饼,一发完)

※内有微量鲨美注意


待会儿会是charles在本学期讲授的最后一节课,也是这一批大四学生们即将迎来的最后一节课。

一般情况下,在结课的时候,同学会集体站起来给教授鼓掌道别,有的则会给教授送上苹果或者贺卡。

charles作为牛津大学top 1受欢迎的教授,在每学年的最后一节课上,自然总是被学生们围个水泄不通,最后抱着几箱子贺卡和苹果回家。要知道去年,他甚至收到了整整四箱苹果,在一家人吃了整整一个月还没把它们消灭干净的情况下,erik不得不把吃不完的苹果做成果酱送给steve和thor家——erik自然是想把过剩的水果们丢掉,可是charles认为那是学生们的好意,不能丢。

于是在接受了去年的教训后,charles很干脆的提前给学生们发了邮件,希望他们不要送苹果——当他走进教室的时候,看到讲台没有像以往一样被苹果埋起来,舒心的松了一口气,接着就像往年一样开始给学生们做最后的review,下课的时候也像往年一样,与学生们站在一起拍摄合照。

然后他就发现了与往年不同的东西:教室门口出现了一个紫红色的箱子。

“这是?”他走过去,边拆包裹边询问学生们。

一个叫james的蓝眸青年作为代表站起来,“教授,你说过不需要送苹果,担心吃不完会烂掉,所以我们现在送给你更实用的,长时间内也不会过期的礼物。”全班随着他的话开始哄笑鼓掌起哄。

他迎上charles懵逼的脸,揭晓了答案:“所以我们决定送给你——一箱子避孕套!”

本来对箱子里的东西很好奇的xavier教授突然就没有了继续拆箱子的冲动,他看向学生们,笑容僵在脸上,“well,请问,这是谁的主意?”

担心男朋友受到为难的micheal选择主动背锅,他脸色通红的举起手,“教授,是我倡议的。”

“不,我并不觉得mr fassbender能想到这种鬼主意。”charles双手抱胸,与他最喜爱的,也是让他最费神的学生,james mcavoy,对视

“james, 即使你是本次的提议发起者,我也不会为难你。”蓝眸撞上蓝眸,温和的狡黠与狡黠的温柔对峙。

被教授盯得发毛,james饶了饶头,喝了口水润滑嗓子,还是选择说了真话,“好吧,教授,其实是你的丈夫,erik lehnsherr 给我们发了邮件,告诉我们···嗯··他觉得这个是你家里最实用的···”

charles第一次有了想把丈夫喜欢的紫红色西服剪成避孕套形状的想法。

·········································································································································

2.

为了变相惩罚诡计得逞的erik, charles决定在学校加一个星期的班。

他甚至都不用刻意寻找加班的理由,毕竟作为大学教授,留在学校查资料出下周要考的卷子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他同erik说了要加班的事情后,erik询问他晚餐该怎么解决,charles想了想自己的同事均是在食堂填饱肚子,他也不是什么娇贵少爷,一样可以在食堂解决晚餐。于是他婉拒erik开车过来给他送晚餐的建议——说道理,他也舍不得让丈夫过于辛苦,他更愿意erik把堵在路上的时间用在陪孩子们写作业或者看电视休息上。

但是打脸来的这样快——连续在校餐厅吃了三天晚餐后,charles开始意识到这并不是对自作主张的erik的惩罚,而是对自己肠胃的折磨。

他跟erik结婚十年,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早已经习惯了享用erik每天晚上烹饪的大餐,现在突然要他每天在食堂吃又油腻又难吃的垃圾食品,他感觉到了严重的不适。

但是呢,charles自认为他还是应该硬撑几天,毕竟是他自己信誓旦旦的在孩子们面前对丈夫说“没问题,不就是在学校吃几天晚餐嘛。”

可是他的坚持在erik的“慰问”电话打来后迅速被击溃了:

“charles,你吃了晚餐吗?”

“正在tripple o吃呢,你呢erik,在干嘛?”

"怎么又在那里吃··“电话那头的erik想到那些堪比仰望星空的食物,锁紧眉头,“wanda说想吃咖喱虾和奥尔良鸡翅,pietro想喝玉米奶油蘑菇汤,我正在做。”

“······”charles感觉自己仿佛都能通过手机,闻到自家厨房飘过来的香味了,他看了眼桌子上的炸薯条,顿时觉得毫无胃口。

可恶,erik一定是故意告诉他在做好吃的,想以此诱惑他“投降”。哼,我可不能让你轻易如愿,charles心想。于是他对着手机,连草稿都不打的开始跑火车,“是嘛,我也吃的很丰富,我点了披萨,薯条,炸鸡翅,炸虾球,牛肉汉堡,还有···嗯··巧克力圣代!”

再了解爱人不过的erik一听charles不自觉上扬的语气便晓得他在扯谎,于是戏谑的笑起来,“哦,所以你要这样吃一周?”——他感觉自己已经知道了对付charles不肯回家的办法。

“erik,你笑什么?”charles因为心虚和嘴馋的双重夹持变得有些气急败坏。

“charles,你连续吃这些油炸食品一整周,会胖多少斤呢?”

电话那头低沉的笑声听的charles耳朵酥软,“喂——!好吧,you got me.”charles承认他被捏住了软肋,他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准备回家见他可恶又可爱的丈夫,顺便享用丰富的大餐——well, erik当然也会得到属于他的,“大餐”。


···································································································································

彩蛋:

charles在出卷子的时候倍感纠结,往年他出的卷子普遍偏难,导致年级的平均分一直稳定在68分上下,今年校领导找他谈话,婉转的劝说他把难度降低一些,不要让学生们的gpa死的太难看。

可是这个难度实在不好拿捏,charles左思右想,敲打键盘,删删减减,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多少进展。

坐在书房地板上玩ipad的pietro仰起头问他的爹地为什么要叹气,charles便给他讲了缘由。

pietro晃了晃他装满机灵古怪想法的小脑袋,给出建议,“daddy,我们抛硬币决定不就好了嘛,要是我抛到正面朝上,你就出难一些,要是背面,就出简单一些。”

“那儿子你恐怕要抛好多次了,毕竟我要出几页的题。”他被他的小天使逗笑了,走过来揉了把他的头发。

“没事,反正我闲着也无聊。”pietro笑嘻嘻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游戏币,一想到自己待会儿的举动会决定别的学生的考题,或者说是命运,他兴奋的眼睛发亮。

结果他们真的就开始了用硬币决定难度的游戏。

erik端着甜点推开门进来的时候,被这爷俩的举动逗乐了,他总是板着的脸因此生出几分温柔的笑意。

“爹地,是正面!”

“还是正面!”

“又是正面!”

在儿子持续喊了很多次正面后,charles发现了偷偷站在门边用能力使坏的丈夫。

“erik,你跟我的学生们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他无奈的看着他,湖蓝色的眸子里却没有责怪,反而满是宠溺。

“他们结课那天都围过来搂住你拍照。”

“你跟一群年轻人吃醋,丢不丢人啊。”charles又气又笑,张开嘴叼住丈夫喂给他的夜宵,还故意诱惑的舔了一下他的手指,“我跟你讲啊,他们要是挂科了,暑假还得回来上summer course,到时候学校要把我召唤回去给他们上课,你说是谁损失的比较多一点啊?”

“·······”erik替charles擦拭嘴边蛋糕渣的动作顿了一下,在利弊权衡下,迅速妥协了,“那还是要pietro那小子来决定这群家伙的命运吧。”



这是两个爸爸春日系列的第三篇xd

第一篇:熊孩子们的作死之旅(上):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da7595

熊孩子们的作死之旅(中):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fe183f

第二篇:let's go shopping!: 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e4ccd6



评论(15)
热度(146)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