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熊孩子们的作死之旅(完)(欢乐小甜饼,腹黑家长ec vs wanda&pietro)

上: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da7595

中: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fe183f

charles在洗pietro的裤子时收缴到了一口袋的游戏币,这使他更加确信wanda用去商场打游戏机为由引诱了pietro随她逃课.

当他坐在沙发上思考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及如何解决较为妥当时,bucky打来了电话:

“charles,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和steve好像在游戏厅瞥见pietro和wanda了。”

“bucky,感谢你的情报,他们俩确实逃课了,alex老师已经证实过了。”

“哦,charles,你不要生他们的气,他们只是不懂事的小孩子而已。”

“不,我只是想不明白wanda这样做的缘由,bucky你知道的,我一直尊重他们的隐私,所以不会考虑通过脑他们寻找答案,而是等他们自己对我和erik说实话。”

"wanda可能被同龄人排挤了。"作为过来人的steve站在旁边插话,“他们一般会讨厌这几类小孩:长的瘦弱的,不合群的,书呆子···”

“我的女儿的确成绩好,但是她也不是书呆子,她多才多艺又懂社交礼仪,心地善良,乖巧。steve, 我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欺负她。”

“也许就是因为她太优秀,太乖了,才会被人排斥。”

steve的猜测让charles回想起他读书时期被学生们锁在厕所的心理阴影,接着他又联想到在一家人用餐时,每当询问wanda跟同学们相处的如何,她都会低下头逃避话题。

“谢谢你们,我想我找到了答案。”他深呼一口气,同两位好友道谢,挂掉电话。

····································································································································

睡前,charles靠在erik肩头说起他目前得出的结论:

“所以,你觉得是因为wanda总被我们还有别的大人夸奖为乖女孩,所以被逆反心重的同学隔离了,以至于为了融入进集体,最终选择干坏事证明自己,比如逃课,比如买不该买的东西?”erik脸色不太好看,他没想到自己的心肝宝贝竟然处于长期被歧视的境地。

“erik,放轻松,没人能伤害到我们的孩子。”凭借多年于丈夫建立起的默契,charles几乎是在几秒内读懂了erik眉间迅速汇聚起来的盛怒,他把手覆在erik握紧到青筋绷出的拳头上,轻柔的抚弄他的手指,与心灵。

“charles,你为什么能一直对人持有hope,在我看来,撇开变种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不谈,只要任何minority还在遭遇不公正的对待,peace was never an option and can never be an option。”erik明白他现在重提说过不知道多少遍的观点,charles有可能会与他爆发激烈的争吵,但是思及过去的事情又在女儿身上悄然无息换汤不换药的重演,他无法坐视不管,“我明天就去学校。”

“因为你就是我的hope啊。”charles侧过头吻他锁紧的眉,“erik, 冷静。难道你要去学校暴揍一群小孩子?还是干脆拆了学校泄愤。”

“不,我会直接和校长谈,而校长只有妥协的余地。”

“哦亲爱的,看来你真是比过去成熟不少。”charles眨着眼睛调侃他,打破紧张的气氛。

“这么说,你不会跟我唱反调?”erik疑惑地看着基本上事事都与他三观不合的爱人。

“不,这次我支持你的决定。”charles翻了个身缩进erik怀里,仰头像猫一样蹭他的胡渣,“但是在威胁校长之前,我希望你能协助我设个计,让孩子们主动与我坦白。”

“别蹭了我答应你。”erik——被撒娇的爱人吃的死死的——lehnsherr 无奈的叹口气,“说吧,charles,你想要我干什么。”

“干我。”charles回答后被丈夫赏了个大白眼,“好吧不开玩笑了。亲爱的,你明天得陪我演场戏。”

·········································································································································

半夜,wanda被咕咕叫个不停的肚子吵醒了,她翻下床去客厅找吃的,路过餐桌时看见上边摆着erik给她做的丰盛宵夜,以及charles写的纸条:

“爹地看到你们睡得太香了,就没叫你们起来吃晚饭。担心你俩半夜饿了,于是让爸爸做了糕点,你们把它们拿进微波炉,跟牛奶一起热2分钟就行了。今天也没机会给你们讲睡前故事,明天补上。宝贝们,晚安。”

“他们呵护我,爱我,深怕我受了一点委屈,但是我却在对他们撒谎。”

wanda扶着桌子,小声抽泣起来,眼泪滴落在纸条上化开了charles用钢笔落下的字迹。

她加热了两人份的宵夜,端上楼,叫醒睡梦中饿的一直流口水的弟弟。

在pietro吃饱再次睡下后,她对着那本书架上的五十度黑做了决定——她要在明天上午的钢琴课结束后悄悄把它还回去。

然而一夜没睡好晕晕乎乎,早上出门又慌慌慌张的她忘了拿走那本书。中午赶回来闯进房间的时候,却发现那本书已经从书架上消失了。

····································································································································

wanda在自己的卧室坐立不安,恐惧与焦虑导致她出了一身冷汗。

中午一家人用餐的时候,charles凝视着她的眼睛,微笑着对她说erik强迫症突然发作,做了大扫除,把不适合放在房间的东西挪到书房了。

不适合是什么意思,是指看着跟房间的整洁格格不入,还是指那本书本身。她摸不清父亲和爹地的用意,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做的错事了吗?没收了她的书等待她去自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拿走那本书只是巧合?毕竟书柜里不见的不仅仅是五十度黑。

思来想去,她不打算去书房拿书暗自归还,而准备对charles和erik讲实话。

然而谁也没预料到在她纠结于如何对爸爸们开口承认错误时,pietro踮着脚,偷偷溜进了书房。

······································································································································

在书房守株待兔的erik把前来偷书的pietro抓了个正着。

在书房里逮住wanda是charles最不愿意看到的,毕竟他还对女儿主动告诉他真话寄予希望,可逮到这个小坏蛋算是怎么一回事?

erik困惑的走向被困在用衣架子做成的“x”型陷阱里的pietro,“pietro,怎么会是你?”

pietro脸色惨白的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爸爸,你打我吧,别怪姐姐,是我带她逃学的。”

“不,我不打你屁股。但是你得告诉我实话。”erik扶起被他那张面瘫包公脸吓到脚软的儿子。

“姐姐总是被她的同学嘲笑成乖宝宝,就打算买一本禁书打他们的脸,然后我们就为此逃学了···啊,我还偷偷去打了游戏机。”pietro边向父亲交待边翻裤子荷包,“诶,我的游戏币呢?”

“·····你个傻小子,游戏币早被你爹地收走了。”erik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既然是这样,怎么是你过来拿书?”

“我想偷偷帮她把书拿走,还给书店,这样你们就不会发现,也不会怪她了。”pietro捂着屁股,向后退了几步,“爸爸,你真的不会处罚我吗?”

“不会。”erik牵住他的手,把他带到身前,接着蹲下身把他举起来,“你虽然做了错事,但是爸爸为你骄傲。”

pietro把手搭在他爸爸的肩头,好奇的歪着头问他,“诶?为什么呀爸爸?”

“因为你在乎,爱你的姐姐,甚至愿意为她背锅。”erik拍拍他的头,他7岁的儿子已经是个勇于承担的小男子汉了。

“那你们也不会惩罚wanda对吗?”

“别担心,charles daddy会和她好好谈谈。”

······································································································································

wanda在charles的房间前站了很久,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推开门,低着头开始认错。

“daddy,我非常抱歉,我一直知道you always expect more from me, 但是我还是做了错误的选择,你们一定对我无比失望。”wanda说着说着,最终还是忍不住泄露了哭腔。

charles从来没有见过女儿这样难受过,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他弯下腰边拿纸巾擦拭她的泪水,边告诉她:“我亲爱的宝贝,我和你爸爸确实对你有期望,但是我们期望的是你健康,幸福,快乐的长大,我们从来不希望我们对你的希冀给你带来任何负担。而且我这次确实很失望,确是对自己失望,失望我作为父亲,都没有察觉出你被同学排挤,你在学校过的不快乐。”

“爹地,那不是你的错。”wanda依靠在charles的腿上,“我对自己也很失望,因为我没有坚持做自己,为了迎合别人违背了自己的心愿与准则。我喜欢读书,喜欢弹琴,喜欢做衣服,我喜欢很多东西,最喜欢的就是,跟你们黏在一起,做你们的乖女孩。如果她们以后还要嘲讽我,让她们笑话去吧,i am wanda xavier lehnsherr, i am who i am and i am proud of being myself."

"说的好,我的宝贝女儿真是长大了。”charles欣慰的,略显吃力的把女儿抱起来。她已经快八岁了,再过几年他可能就抱不动她了,可是不管几岁,她一直会是他和erik的小棉袄,他知道。

erik在这时推开门,牵着之前一直担忧不已的pietro走进去,说:“瞧,没把你姐姐怎么样吧。”

“erik, 快过来。”charles蓝色的眸子里闪着晶莹的,幸福的泪光。

“拿你没办法。”erik宠溺的对爱人笑着,走过去,加入了他们的family hug.

······································································································································

fin



评论(13)
热度(95)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