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天上掉下个僵尸查(2)(欢乐向ec小甜饼)

(1):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f9f88ed

6.

erik自然是很痛快的答应了charles提出的建议,能让这个书呆子丧尸安静的呆到他查出他真实身份的那天是最好不过了,不过他隔天下班回来就被打脸了:

执行完任务满身血污的erik习惯性的上楼回房,打算换身衣服,结果推开卧室的门便发现他所有的棉袄和大衣都被堆积在地板上。一个不知裹着几层羽绒服的雪白团子听见动静后拨开头顶的衣物,如同小松鼠一般噌的一下冒出头。

“········”对上这双眼角下垂、提溜着满满无辜感的鸢尾色蓝眸,erik不自觉的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咆哮。他无奈的叹口气,蹲下身与青年平视,“你为什么要把我的衣服翻的到处都是?”

charles看上去十分惆怅,他委屈兮兮的瞅着他:“我感觉自己手脚冰凉,就像个死人一样,想找些衣服取暖,但是柜子被我翻的一下子塌方了,然后我就被埋在里面了······erik,对不起。”

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把瑟瑟发抖的charles拥入怀, 然后揉了把他还沾着干涸血迹的头发。

——什么坏脾气,洁癖,强迫症,呸,不存在的。

——该死的,他才不会承认自己被一只丧尸萌到心花怒放。


7.


当charles眨着他那双迷人的蓝眼睛,桃心唇弯出俏皮的笑容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拒绝他的请求,包括被别人称呼为凶残大白鲨的lehnsherr警官。

“erik,我想要件毛衣背心,50年代的那种款式。”他的丧尸同居人咽下投喂到嘴里的芒果片后,兴奋的伸出一只爪子,垂落在沙发外延一下下的摆荡,眼睛也像那天夜里见到书时一样悦动起星光。

“为什么?”他瞥了眼盖着厚重的棉被,像猫一样窝在沙发角落的丧尸青年,“穿棉袄打暖气还不够暖和吗?”

“我觉得我失忆前是位教授,而教授的标配就是毛衣背心。”他说完后点点头,弄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放心吧erik,我康复返校领到薪水后会把钱如数还给你的。”

“·······”重点倒不是还钱,而是自己又一次被这家伙的神逻辑给折服了,于是他只好在这只蓝眼睛丧尸灿烂的笑容攻击下缴械投降,答应他——“买买买买买买。”


8.

他给charles网购的毛衣不知怎么的神奇的发挥了驱寒的功效,也因此,他的丧尸同居人不再整日裹着厚重的衣物龟缩在书房或者客厅——而是把活动范围扩大到了整栋别墅,通过一个特别的交通工具:

erik倚靠在门边,他视野中的charles正缩腿盘坐在飞碟形状的吸尘器上。

“长官好。”吸尘器“巡逻”经过他旁边时,charles挂着明朗的笑容冲他挥手致意。

过了一会儿,他骑着它折返回来,“长官辛苦啦!”

“········”erik用看智障的表情对这个机灵鬼进行眼神谴责,可事实上,他剧烈波动的内心正在认同charles那套辩称自己不吃人肉的说辞——这家伙根本就是吃可爱长大的!


9.

——哦,看来他搞错了什么。这家伙除了吃可爱,还喜欢吃冰箱——哦不,是扫荡冰箱。

erik听到厨房传来的动静后,握紧放在床头的枪就冲向声音的发源地——接着就在厨房橘色的灯光下,撞见了正津津有味啃着爪子的charles。

“charles!这是谁的手指!”

“鸡的。”他被吼得缩了一下脖子,无辜的瞪着蓝眼睛回答。

“你吃人就算了,还要骂别人是鸡!”erik愤怒的握拳。

“可是这就是鸡爪子啊。”charles不明所以的皱起脸蛋,小巧鼻尖旁印着的雀斑都委屈的缩成一团。

“喏,你看。”见erik还是不做声,他将包装袋递给他作为证明。

erik盯着上面写着的made in china, 突然想起来他的同事,李千欢,之前来探访的时候,的确赠送过他一些奇奇怪怪的零食,他倒是没兴趣吃,全扔在了冰箱里。

“抱歉,我的神经崩的太紧了。”他拿起纸巾,替他擦拭嘴边的碎屑,带着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宠溺语气。

“我理解。”charles灰白的耳尖好像窜起一点零星的粉红,他踮起脚,给了他一个拥抱。

奇怪的是,erik居然从他覆盖在他肩颈的手臂上,感觉到了些许温度。


10.

花了大概五天时间阅览完了erik书房全部的书,试玩过了erik所有的家具电器,也尝试了冰箱内的各种食物后,charles盯上了erik——透过两片枕头的缝隙。
“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吃我?”erik从笔记本电脑中抬起头,挑眉调侃——他简直要被charles偷偷瞄着他的那副可爱模样逗笑了。

“你太瘦了,我才不吃你。”charles被他逗弄小孩一样的语气惹恼了,龇牙咧嘴的举起枕头砸他。

erik闪身躲过攻击,洋洋得意的故意把手指头伸到charles的唇边摇晃,“真的吗?我可好吃了,要不然怎么每天那么多丧尸追着——”

突然间,charles猛的往前凑近,开启柔软的唇瓣,吮吸住他逗弄他的手指。

冰凉的湿润感沿着指尖蔓延到大脑中枢,却演变为了涌动的血液热潮和剧烈的心脏脉动。

——上帝啊,他居然对一只丧尸有了某种心动的感觉。

——最糟糕的是,这种感觉好极了,他甚至开始像个看多了电影的少女一般,希望这一刻的暧昧能——

“erik,你真的不大好吃。”charles吐出他的手指,别过脸嫌弃的给出评论。

——哦。

就这样,erik的蜜糖鲨女心在charles拿起水杯漱口的瞬间被淹死了。


10.

erik失眠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刚才charles仰着头吸吮他手指的镜头回放。

不行,他得在彻底沦陷之前,跟这只丧尸保持距离。第二天起床后,erik头晕脑胀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板着脸正坐在餐桌上,他对叼着面包再次把目光黏在他身上的charles郑重其事的说:

“charles,你以后每天晚上能——”

“跟我下象棋吗?”

“哈?”charles没头没尾的接话让他猝不及防。

“我昨天做了个梦,梦见我们俩面对面坐着,边喝红酒边下象棋。”

——丧尸是不会做梦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tbc(目测下一话完结?)

评论(15)
热度(125)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