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天上掉下个丧尸查(3)(ec欢乐向小甜饼)

(1):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f9f88ed

(2):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fb1a902

11.

erik进了书房翻阅资料,一整个下午过去后,他百分之两百确定丧尸没有做梦的能力,但是与此同时,他百分之两百五的确定charles没有编故事,于是他在charles赖在沙发上看电视时再次向对方确认:

“charles,你昨晚真的做梦了?”

“是的,erik。”正津津有味咀嚼苹果派的青年把两颊塞满果泥,抗议,“你还要问我多少次,白化病癫痫症患者就不可以做梦了嘛?”

“可是——”面对此刻花栗鼠画风的“室友”,erik瞬间把想了一下午的反驳论据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晚上跟我一起睡不就好了." charles耸耸肩,抛出一个建议, "一旦我表现出rem sleep的表征,那么就可以我说我做梦的话不假。”

“什么鬼?”

见erik皱紧眉头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charles喝了口水,索性慢条斯理的为erik解释起来:"人处于rem睡眠阶段时,大脑神经元的活动与清醒的时候相同,呈现快速、低电压去同步化的脑电波,控制REM睡眠的电化学活动源于脑干,其特征为大量的神经递质乙酰胆碱····”

“停停停——”一堆专业词汇砸的erik头痛,他现在开始相信这个家伙之前真的是位大学教授了,“ 说人话。”

“我就在说人话啊。”charles又是一副委屈脸,可erik没有漏看他透亮蓝眸中一闪而过的狡黠以及嘴角勾起的小得意。

erik深呼一口气压下肝火,干巴巴的问道,“····我的意思是,xavier教授能不能简要的说明我怎样才能判断你是否在做梦。”

“当然可以了,lehnsherr同学,不过,让我想想···”charles看起来非常乐于见到毒舌警官吃瘪的样子,他故意转头装作专注于节目,卖了一会儿关子后才回答,“眼皮颤动,四肢抖动,呼吸急促。”


12.

erik突然就决定治治他屋里这位混世魔王——不对,混世魔尸:

他猛地的倾身,摁倒来不及逃开的青年,双手撑在charles的两侧,把他困在了沙发的角落里。

“你想干嘛?”面对erik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charles惊恐的发现潮热感似乎从erik的呼吸涌到了他的耳垂,随即蔓延上整片脸颊。

“xavier教授,嗯··让我想想。”erik故意学他说话。他恶劣的欣赏了一会儿charles如同一只熟透基围虾一般的反应后,低下头,开始舔舐身下人苍白的颈项。

“erik——原来你——才是丧尸吗?”敏感处被吸吮,charles在他脑海里发出的声音打起了颤,同时不断开合的唇瓣也泄出甜腻的喘息。

待erik停下恶趣味的举动,他扑闪着大眼睛,没有几分气势的斥责他,“可恶,你之前居然还诬陷我是丧尸。”

“不。”erik终于绷不住笑意,他坏笑着凑到charles耳畔,给这个恶作剧画上句号,“我只是想证明你不做梦的时候也会‘眼皮颤动,四肢抖动,呼吸急促,’”

“erik!!!!你这个混球恶魔!”

——哦,听起来我们像是天生一对。erik得意的想。


13.

erik起先还以为charles只是说着玩的,没想到晚上九点左右,charles真的抱了床被子,眼神坚定的站在erik门口。

“erik,我知道你有洁癖,所以我泡了一小时的热水澡。”抱着的棉被对他来说有些高了,charles只好歪着脑袋盯着他。

雪白的床褥把他的脸蛋儿衬映的红扑扑的,而上边儿缀着的星点雀斑,让他的整张面庞看起来就像富士山红苹果一样。erik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可恶,如果真的同床而眠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把他吃掉的。从另一种意味来说的吃。

于是内心戏十分丰富的erik选择了拒绝,“不,我想,我可以在你在沙发午睡的时候做观察。”

“erik,你不信任我吗···”charles垂下眼帘的模样使erik心中顿觉闷痛,他顾不上之前的顾虑,大步冲上前打断还要说些什么的charles,抱起棉被,牵过他的手把他引进房。

charles开心的仰倒在erik的大床上,甜笑着冲erik完成后半句话,”我知道你对生物学了解甚少,不过你放心,与我同睡一个房间是不会让你怀孕的。”

“···········”erik被噎的哑口无言,只好认命的合上门。

——可恶,这家伙绝对是他上辈子的克星!


14.

——看来charles不仅仅是他上辈子的克星!还是他这一世的克星!

erik恶狠狠的瞪着放在床上的棋盘,恨不得变成一只会喷火的火龙,把棋子灼烧个粉碎——是的,这是他今晚第3次输给charles。

“嗯哼,所以你今晚得跟我同床——一整夜——哟。”charles故意拖长声音气他,提醒erik他得遵照赌约。

——他到底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 竟然会生出charles作为一只高学历丧尸,棋艺会被自己吊打的错觉。erik痛心疾首进行自我反省——本来还想着趁charles睡着后,自己起身去客房过夜的,结果不知怎么的,竟然被这个小子看出来了。

他认命的关上灯,刚想躺到床的另一侧边沿,就听见嘲笑声“你离我那么远还怎么观察我呀。”

“ 放心吧我视力好的很,再说,咱们还是隔开一些比较好,免得你睡相不好踢到我。”

charles躲在枕头背后冲他做鬼脸,“erik,你怎么像小学生一样。”

“什么?”

“划三八线呗。”

“······”erik拿这个伶牙俐齿的丧尸可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说到底,charles自己好像意识不到他不想和他一起睡背后的原因。


15

——charles何止是好像意识不到,他绝对对他不断诱惑他的事实一无所知。

闭着眼养神的erik无奈的发现charles翻身贴到了他的背后,像抱树的考拉一般,把腿和手扒在他的腰侧和大腿上。

他想到怕冷的猫会不自觉的寻找温暖,于是释然的叹气,挪下他不老实的手脚后,侧身帮他把被子提拉好。

charles的脸庞距他仅有一截手指的距离——erik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如水清冽的月色沾染在charles眉尖的小撮绒毛上,化作成了慈悲极致的温柔。

谁想到下一秒,面前人舒展的面容就染上了痛苦的神色——charles哆嗦着拱起腰,躯体剧烈的抖动起来,抽搐的呜咽声听的erik心疼不已。

“charles,醒醒。”erik顾不得思考别的,连忙折起上半身坐在床上,左手枕在charles颈后,右手安抚的贴在charles的胸口,试图把他从梦靥中唤醒。

就在这时,发生了另erik不敢置信的事——泪珠滑落在枕头上,charles说出口了带着哭腔的句子。

他说:

“oh my friend. i am sorry, but we do not."


tbc

这一篇被我改成中篇了(越写越长我也很绝望啊233)



评论(22)
热度(94)
©cherik-今天查查掉头发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